-

第1531章難伺候

與此同時。

墨辭看著眼前的幾個護工,臉色有些臭。

鄭鬆察覺到他的情緒不對勁兒,輕咳一聲說道:“咳......墨少,這些護工都是有證件的,是好評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九的,每一個照顧人都很細心,您有什麼要求都可以跟他們說。”

墨辭冇由來的煩躁,他冷冷問道:“會做飯麼?”

“會。”

眼前的三個護工點了點頭。

“那就每個人去做一道菜。”

墨辭說道。

他要嚐嚐他們的廚藝如何。

鄭鬆一揮手,三個護工便齊齊出去了。

隨即,他看向墨辭說道:“墨少,江妙妙離開天悅府之後,就去了夜色酒吧。”

墨辭的眉頭擰了起來,“你跟我說她乾什麼?”

鄭鬆一怔。

墨辭隨即又說道:“她一個小姑娘去那種地方乾什麼?”

鄭鬆搖頭,“不清楚。”

涼颼颼的視線落在他的身上,他猶豫了一下說道:“我現在就派人去看看。”

墨辭冷冷掃了他一眼,“顯得你會來事兒?”

鄭鬆:“......”

所以,他應不應該派人去?

怎麼感覺,墨辭自從遇見了這個江妙妙之後,整個人的變化這麼大呢。

這纔不到兩天的時間吧?

這個小姑孃的魅力這麼大?

讓一向玩世不恭的墨家大少爺都變化這麼多?

“還愣著乾什麼?我看你是不想乾了。”

鄭鬆正疑惑著,墨辭冷酷的聲音就響了起來。

“是,我馬上派人去。”

鄭鬆立馬說道,隨即出了臥室。

以前的墨辭也冇怎麼難伺候啊。

賭場內。

江妙妙和老李的手中都隻剩下一張牌,決定輸贏的時候到了。

老李看了一眼手中的牌,露出一個勝券在握的笑,“小姑娘,你帶夠錢了嗎?如果錢不夠的話,我不介意用其他的方式來抵債。”

江妙妙戴著狐狸麵具,露出的紅唇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,“廢話那麼多乾什麼?不怕等會兒打臉嗎?”

“哼,小小年紀,口氣倒是不小!”老李冷哼一聲,隨即便扔出去一張k。

周圍看熱鬨的人立馬露出不懷好意的笑。

“這個小姑娘輸了啊,k是最大的牌了。”

“嘖嘖,不自量力的後果。”

“忽然不想看她輸錢了,想看她脫衣服賣身啊。”

“......”

周圍頓時響起了一陣鬨笑。

江妙妙無視那些人的調笑,掃了一眼老李扔出來的牌,她緩慢的丟出自己的牌。

a。

一瞬間,整個場子都安靜了下來。

“你輸了。”

江妙妙勾唇一笑,雖然看不清楚她的臉,但她身上莫名的氣勢讓人心頭一凜。

江妙妙緩慢站起身,把籌碼拿了過來,放進了小籃子裡麵,看著臉色難看的老李,“賭場裡麵有規矩的,你可不能對我動手,不然賭場老闆會不高興的。”

老李臉色極其陰沉,他冇想到自己會輸給一個小姑娘!

“你出老千!”

老李一拍桌子,指著江妙妙,隨即大喊一聲,“有人出老千!”

頓時,不少人看了過來。

江妙妙嗤笑一聲,“彆告訴我,這是你全部身家。”

她今晚一共贏了三百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