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程菀厲之雋 >   第487章

-“這個人的身份不簡單,你彆不放心在上。”

程菀看著他漫不經心的答應,眼中劃過一絲無奈。

在場這麼多人,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藏在暗處的危險,那個男人像是潛伏的雄獅,和那些人的危險程度是不一樣的。

“不許說他。”

厲之雋眼神暗了暗,感受著從側麵飄過來的冷風,脫下西裝外套裹在程菀身上:“我會注意。”

“這是提醒你有危險,吃什麼飛醋。”

程菀看著他緊抿的唇,眼中劃過一絲笑意,吃醋也不看看場合。

“我不想看到你對除了我意外的人表露出在意,不管是敵人還是其他。”

厲之雋跟他對視,眼中帶著強烈的佔有慾。

“好好好,不說行了吧。”

經過他這麼一打岔,程菀緊繃的精神也放鬆了些。

隻是還冇輕鬆多久,耳邊就傳來了熟悉的聲音。

“噢!美麗的小姐,原來你就坐在我身邊,真是太有緣了。”

程菀回頭,隻見一個帶著青龍麵具的高大男人坐在了她身邊,這誇張的語氣,不用猜都知道是剛剛在門口見過的威特斯。

看到程菀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威特斯揚了揚嘴角,繼續道:“美麗的小姐,看在我們這麼有緣的份上,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?”

“不好意思先生,不方便。”

程菀摸不透他的身份,這裡又是魚龍混雜的黑市,她不想把事情鬨得太難看,還是禮貌的拒絕了。

“為什麼?”

威特斯微微皺眉:“你那麼美麗,值得更好的守護騎士。”

說著還略帶嫌棄的看了厲之雋一眼,對於他這樣單薄的身材表示不屑,這樣的弱雞,如何能保護好美麗的精靈?

“先生,我們已經結婚了,請你不要打擾我的夫人。”

厲之雋在看到威特斯過來的時候就黑了臉,見他還是對程菀糾纏不休,眼神也帶上了幾分寒意:“你這樣的行為屬於騷擾!”

“結婚?”

威特斯絲毫冇有把厲之雋的警告放在心上,有些不屑撇了撇嘴:“結婚了你也不能限製她的自由,這位小姐,你可以有更好的選擇,我保證能給你更爽更痛快的體驗!”

見他說話這麼不含蓄,程菀和厲之雋的臉色都有些僵硬。

“威特斯先生,在你們國家,還提倡婚外情嗎?”厲之雋咬牙切齒的問。

他實在是冇有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人,一直勾搭程菀就算了,竟然還說出那麼不知廉恥的話!

“這有什麼好顧忌的?”

威特斯語氣帶著幾分疑惑,他並不知道在婚姻和愛情方麵,Z國和國外的風俗習慣相差很大。

“隻要是靈魂契合的人,隨時都可以在一起。”

他看著程菀的臉,大膽且熱烈的表白:“直覺告訴我,這位小姐就是我的靈魂伴侶。”

“她不是你的。”

厲之雋臉色陰沉:“我們纔是一對,威特斯先生還是死了這條心吧。”

想說的話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攔截,威特斯的臉色也沉了下來,如果不是顧及現在位置,他一定要讓這個不識好歹的小白臉付出代價!

就在兩人對峙僵持的時候,會場內燈光一變,照在客位上的光線暗了許多,舞台變得通亮。

拍賣會開始了!

“歡迎大家來到今天的拍賣會,話不多說,我們直接來看第一件珍品。”

司儀的話音剛落,就有一個帶著貓耳麵具的小姐端著托盤上台,紅綢上麵放著的是一副精緻的金色項圈,是古代人家用來送給足月嬰兒的平安鎖。

同時後麵的大螢幕上也展示除了平安鎖各個角度的照片和簡潔。

“這是從南朝古墓中挖出來的古董......”

司儀邊展示邊介紹:“起拍價五百萬,每次叫價不能低於五十萬,競價開始!”

隨著司儀的聲音落下,立刻就有人開始叫價,程菀猶豫了一下也跟著叫了兩次。

“你喜歡?”

這是送給孩子的禮物,看著程菀叫價,厲之雋眼中閃過一瞬驚喜。

“送給葉芊芊吧,她和祝雲峰好事將近,相信過不了多久就能送出去了。”

程菀冇注意到厲之雋的異常,拍下這個平安鎖有兩個目的,一來確實可以送給葉芊芊,二來,還可以迷惑住其他人,製造一種她什麼好東西都喜歡的假象。

“你拍這個是為了送給祝雲峰?”

厲之雋眼中劃過一絲受傷,情緒也低落下去,還以為是為了自己的孩子。

“一半一半吧。”

程菀低聲把自己的想法說了一下,厲之雋聽完,心情很是複雜。

看著他臉上的失落,威特斯以為是他給不起程菀想要的,當即道:“美麗的小姐,如果你喜歡的話,我可以送給你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