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身上不著寸縷,而且床上也亂做一團。

傅衍夜突然臉色發青,瞬間跑到洗手間去檢視,他肩膀上有吻痕,還有……

他側臉,靠近鏡子,仔細檢視。

什麼東西?

熏染了在他側臉。

口紅?

蘇白宿醉後完全起不來,張明媚塞給他一個手機,他拿著就嚷嚷:“誰打擾老子睡覺?”

“你特麼昨晚給我喝了多少?”

“嗯?衍夜?”

蘇白多少清醒了點,但是還是懵的。

電話裡的人好像很不高興?

“我昨晚怎麼走的?”

“啊?”

“你特麼,想死是不是?”

傅衍夜聽著他的聲音就知道他還醉的厲害,氣的握著手機抵著洗手檯不知道對誰生氣。

他滿腦子都是卓簡,可是卓簡怎麼會……

他努力冷靜下來,然後突然想到嚴正,嚴正冇喝酒,他立即撥過去嚴正的號碼。

“喂?”

嚴正剛跟鐘麥吃過早餐,清醒又客觀。

“昨晚我被誰接走的?”

“嗯?”

“嚴正。”

他很是嚴肅的嗓音。

“不是阿簡嗎?昨晚我們走的時候阿簡最後陪著你。”

嚴正聽出他的在意,卻還是覺得疑惑。

“阿簡?你確定?”

傅衍夜緊皺著眉頭,他快瘋了好麼?

“我們走的時候是這樣,她應該不會扔下你不管吧?”

“……”

“應該不會吧?”

嚴正突然有點心虛。

“這不一定。”

傅衍夜更心煩了。

那女人怎麼可能不扔下他,把他塞給彆的女人她都能乾得出來,所以昨晚……

昨晚他去接卓簡下班,就讓王瑞先離開了,他現在想打給王瑞,然後又無奈的歎了聲。

找消毒液,瘋狂消毒。

洗澡,往死裡洗,然後還有點想吐。

眼前一片漆黑,他圍著浴巾站在床邊,覺得自己算是完了。

徹底完了。

這不用說卓簡不要他,他自己都覺得自己臟。

尤其是他掀開被子,看到一條珍珠手鍊的時候,他……

有點眼熟?

但是一時想不起是在哪兒見過。

他坐在床邊的沙發裡,從白天到黑夜。

滿屋子裡靜悄悄的,什麼聲音都冇有。

他臉上的表情,跟他整個人的狀態,完全可以用四個字形容,那就是,死氣沉沉。

他的手機響起來,他甚至覺得自己不配再去拿手機。

他太臟了。

他的潔癖症突然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,但是看到是橙橙的電話,他還是接起來,開了擴音,他傾身到桌前,並未再碰手機。

“爸爸你什麼時候回來?我們想你了,妹妹要跟你說話。”

橙橙說完,立即把手機放到橙甜嘴邊。

“爸爸,爸爸,爸爸抱。”

橙甜純真的嗓音從聽筒裡發出來,又甜又軟。

“好了,爸爸聽到了,爸爸,你什麼時候回來?你跟媽咪一起回來嗎?”

橙橙又在那頭問他。

“爸爸抱,爸爸抱……”

橙甜繼續搶話中。

可是許久,他們都冇聽到迴應,以至於後來以為手機壞掉了關掉去找大人幫忙看。

“爸爸不配抱你。”

傅衍夜望著手機螢幕,不知道過了多久,自己低喃了句。

他突然想哭。

脆弱的,不堪一擊。

卓簡晚上下班很晚,大家要一起去吃飯,有她在,大家嚷嚷著去星光吃打折餐,她冇拒絕,隻是遇到蘇白,蘇白摟著她的肩膀讓其他人先去,他則跟她在走廊裡,“昨晚是不是你帶衍夜離開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蘇白突然想到什麼,然後又眼巴巴地看著他小簡妹妹,笑的有點詭異。

卓簡單純的看著他,“怎麼啦?”

“他好像不知道這件事。”

說完蘇白就忍不住笑出來了一下,肚子都一抽一抽的。

卓簡:“……”

“今天早上連續給我跟嚴正還有趙麟打了電話,都是問昨晚他怎麼回家。”

蘇白繼續說。

卓簡長睫呼扇著,特彆漂亮,整個人也靜靜地,眼睛裡特彆清亮溫柔,但是她腦子裡卻是模糊的。

他不知道他昨晚怎麼回的家?

怎麼可能?

他一定是有些醉的,但是不至於那麼醉吧?

一口一個老婆,一口一個寶貝,還說他也很愛她不是?

卓簡突然心裡直打鼓,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手腕。

早上離開後才發現手鍊掉在家裡了。

他看到手鍊也不該不知道他昨晚是怎麼回去的啊。

而且如果她昨晚冇回去,那昨晚跟他翻雲覆雨的是誰?

她早上上班還跟他打了招呼的。

卓簡突然有點小委屈,嘴巴跟眉宇間都略顯。

有幾次她甚至覺得他冇醉的,難道是她判斷出錯?

可是就算他不記得她,家裡有監控啊,他隨時可以檢視不是嗎?

除非……

——

盛園。

王瑞進去的時候,滿屋子消毒水的味道讓他差點窒息。

這大晚上的,消毒?

消的也太狠了些。

他走到沙發前,很努力才發出聲音,“老闆。”

“把那個女人找出來,燒成灰。”

傅衍夜穿著睡袍癱在沙發裡,似是好像要化身為魔。

“女人?哪個?”

王瑞覺得自己可能什麼緩解冇聽清楚。

儘管他就說了幾個字。

不久,一串手鍊扔到桌上,“找到它的主人,然後一起化成灰。”

傅衍夜忍著一口氣,說這話的時候格外孤傲。

那種被羞辱的感覺,極其強悍。

王瑞看著那條手鍊卻忍不住眯起眼,“老闆,您確定要這麼做?”

“你質疑我?”

傅衍夜抬頭看他,特彆不滿的。

“不是,隻是夫人又做錯什麼事嗎?化成灰,會不會太嚴重了些?”

王瑞試探著問他。

“誰?”

“夫人啊,難道不是?”

王瑞看了眼那條手鍊,他確定他見到他們家夫人戴過,不過他不太確定這樣的手鍊是不是很多女人都有。

看傅衍夜厭惡至極的模樣,不像是對他們夫人,難道……

王瑞仔細觀察他老闆,難道老闆終於名譽毀地?

跟不知名的女人……

可是,今早從這裡出去的是夫人,而且昨晚,他也看到傅衍夜抱著卓簡進樓的。

王瑞不敢多問,隻是盯著傅衍夜,悄悄察言觀色。

“夫人?”

傅衍夜又傾身,緩緩地拿起那條手鍊來……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

無儘的昏迷過後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一顫一顫。

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湧上心頭。

這是哪?

隨後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後更茫然了。

一個單人宿舍?

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。

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。

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。

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愛閱小說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而現在,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千萬彆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身體、麵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!

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時宇拿起一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《寵獸產後的護理》

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時宇:???

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?

“咳。”

時宇目光一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一僵。

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。

冰原市。

寵獸飼養基地。

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戀簡的你的情深我不配

禦獸師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