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哪裡冷?”

她迷迷糊糊的仰起頭看他好像很難受,便爬起一些。

“這裡,好冷。”

“這裡?”

卓簡看到他自己在搓的地方,是他的胸膛。

“嗯,這裡好冷,你快幫我捂捂。”

他帶著酒氣的呼吸在她身上,手卻已經在解自己的襯衣袖子。

卓簡又趴回他懷裡,手輕輕地搭在他的胸膛上:“這裡嗎?”

“嗯,你揉揉。”

“嗯。”

偌大的客廳裡,安靜的他們能聽到彼此的心跳。

卓簡覺得他的胸膛是有點涼,溫柔的給他暖著。

如時光穿梭,他們從來冇有那些仇恨,好像是回到了那年聖誕之後。

他去國外找她,他們倆也是這樣窩在沙發裡,一整夜的可以不離開。

她的眼角有淚痕流過,那些個彌足珍貴的記憶,已經被封存太久了。

自打她覺得再也找不回以前的傅衍夜,她便已經塵封了那些溫暖甜蜜的回憶。

她可以傻笑著喊他老公,像個小公主一樣騎到他身上跟他撒嬌。

真希望今晚之後,他們又能回到那年那天的樣子。

他不辭辛勞的去找她,也不用藉口說什麼是去辦公。

他就是為了去看她,他就是想她。

他的胸膛上有了她的淚,她冇發現。

“老婆。”

他又低喃。

“嗯?”

卓簡給他捂著胸膛累的手腕疼,還有睏意來襲。

“你的心口還疼不疼?”

“……”

卓簡原本斂起的眼睫緩緩地掀開,清眸如暗夜星光。

“我也幫你揉揉。”

“傅……”

“噓。”

他抵著她的額頭,不再讓她說話。

他吻過她的眉心,吻過她的鼻尖,吻過她帶著香氣的唇瓣,忍不住多吮了一下,又緩緩地往她的頸上,一路來的她心口的位置。

她早已經被他弄的淩亂的衣衫,又被他解開了釦子。

“傅衍夜,喝醉酒怎麼還能這麼快解釦子?”

“哼哼。”

他笑,隨即看到自己的日思夜想,抬眼看她,“寶貝,你老公是喝醉,不是降智。”

卓簡:“……”

他很快又不再那麼嬉皮笑臉,專注的盯著她的心口,他的唇瓣輕輕地吻在她的肌膚上。

他還記得,那次她醉酒,說她那裡疼。

他真該好好給她治治的。

他腦海裡都是她哭的像個傻孩子的模樣,她說她疼,她說他不要她了,可是她又最愛他的。

他一下下輕吻著,直到感覺她擁住他的在她懷裡。

他趴在那裡聽著她的心跳,低聲:“還疼不疼?”

她有點說不出話,隻是搖頭。

傅衍夜到她麵前,醉意正濃的黑眸望著她,“以後再也不要讓你疼了,好不好?”

“嗯。”

她點頭,然後什麼都忘記了。

隻覺得這一刻,更加珍貴。

她突然投入他懷裡,然後細長的手臂緊摟住他的後背,“傅衍夜,我愛你,很愛很愛。”

“真的?”

傅衍夜突然捧住她的臉。

她的眼裡都是淚,他也好不到哪兒去。

卓簡吸著鼻涕傻氣的點頭。

“怎麼愛的?證明給我看。”

他低喃著,有點強迫的。

卓簡望著他,什麼都說不出來,隻是用他最喜歡的方式。

她滾燙的帶著淚的唇瓣吻住他的,然後勾住他的頸上,主動加深那個吻。

“以後再也不準離開我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不準叫我前夫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把手機備註改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嗯?

卓簡腦海裡突然浮現出什麼,但是她還冇等看明白,那東西又突然消失了。

“真乖。”

他執拗的望著她,見她都乖乖答應下,獎賞似地吻她一下,隨即就在她耳邊低喃著。

卓簡聽的麵紅耳赤,然後被他抱起來,雙腿纏著他的腰上,兩人親吻著,擁抱著便去了樓上。

卓簡想,她大概在做夢吧。

她喝酒了嗎?

感覺飄飄然的,好像已經身處在一個虛幻的世界裡。

——

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她身上什麼都冇有,當然,他也一樣。

卓簡一翻身,睜開眼便看到了他緊實的肌膚,她安安靜靜側趴著望著他,直到腦子裡有些記憶清晰的浮現出來。

她猛然起身,然後看向床頭櫃。

她的手機冇在,可是……

她又緩緩地躺了回去,然後繼續望著他。

他昨晚……

好像說愛她?

她又開始望著他陷入昨晚的記憶裡。

她不自覺的湊近,拇指輕輕在他的眉毛上撫過。

傅衍夜像是習慣性的,很自覺地就往她身邊靠,還摟了她。

就這樣,他們,和好了吧?

卓簡心裡漸漸地溢位些類似蜜的東西,開始泛甜。

不過想到今天還有的忙,她冇過多久,便起了身。

洗漱後她去衣帽間選了比較漂亮的連衣裙,然後找了件比較保暖的大衣,穿戴整齊後她一邊繫著蝴蝶結一邊又走回房間裡,看他還趴在那裡睡,走過去,傾身在他臉頰輕輕落上一吻,“我去上班啦。”

她的聲音很小,很柔。

“嗯。”

他冇睡醒的聲音答應了聲。

卓簡笑笑,擦了擦他臉上她的口紅,然後轉身離開。

可是口紅冇擦乾淨。

卓簡下樓後王瑞已經靠在車旁等她,見她出來立即直起身,“少夫人早安。”

“嗯。”

卓簡答應了聲,他開車門後就鑽了進去。

王瑞上車後她問了句:“袁滿這兩天怎麼樣?”

“除了吃了吐之外彆的冇什麼。”

王瑞說道,但是內心感慨,女人生孩子真不容易。

卓簡聽後點點頭,“你可要耐心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王瑞答應,突然想到後麵坐著的女人生了三胎,忍不住想,女人是真的偉大。

卓簡拿手機看了眼,昨晚姐妹群裡資訊不少,不過大都是張明媚在吐槽蘇白喝的爛醉。

卓簡看完後也發了一句:“傅衍夜也好不到哪兒去。”

她回覆完後退出群聊,看到還躺著個人的聊天,莊明厲說昨晚冇有月亮,她說:“我們和好了。”

她收起手機,然後看向窗外。

莊明厲回去後還一直跟她聯絡,便是還對她冇死心,希望這條微信有用吧。

——

傅衍夜醒來的時候已經九點多,隻覺得頭疼欲裂。

他撐著坐起來,歎了聲,自己按著額頭眉心。

腦子裡有些不切實際的記憶,可是轉眼看到床下乾乾淨淨,他又無奈的歎了聲,如今,醉酒都能做這種夢了,他得多可笑。

可是當他要下床,等等……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

無儘的昏迷過後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一顫一顫。

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湧上心頭。

這是哪?

隨後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後更茫然了。

一個單人宿舍?

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。

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。

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。

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愛閱小說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而現在,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千萬彆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身體、麵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!

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時宇拿起一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《寵獸產後的護理》

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時宇:???

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?

“咳。”

時宇目光一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一僵。

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。

冰原市。

寵獸飼養基地。

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戀簡的你的情深我不配

禦獸師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