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《戰神棄婿》

第6章

怎麼冇禮物

內容試讀

第6章怎麼冇禮物

“嘭!”一拳下去,王誌成被打的兩眼發懵。

腦袋昏昏沉沉,他連著後退好幾步,險些跌倒,使勁搖著腦袋,才堪堪回過神來。

“你!”猩紅著雙眼,他伸手指著麵前全身繃帶的傢夥。

這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傻批!

羅辰這個廢物都還冇有動手!直接給他一拳。

還有,這個人是用了多大力氣?

到現在,他還覺得眼前一片黑,緩不過神來。

羅辰更是奇怪,眉頭皺得緊緊,看著站在他麵前,一臉笑嗬嗬的二人,心中疑惑重重,這父子倆怎麼會在這裡?

這父子倆不是彆人,正是蘇超和蘇恒。

“看什麼看!死廢物。”

蘇恒吃痛抖了抖手,朝羅辰笑了笑,然後望著王誌成,“眼神嚇人了不起啊!睜大你狗眼瞧瞧我是誰!”

“哢!”這不是他剛剛說的話麼。

“你......你......”

王誌成心中驚慌,一時冇緩過神,嘴裡支支吾吾。

“你什麼你,知道怕就閉嘴!”蘇恒十分得意,“還不趕緊給道歉。”

你打了我,讓我道歉?

王誌成徹底懵了,晃了晃腦袋,他緩過神來,氣得恨不得吃人,“你什麼人啊?是你把老子打了,要道歉也是你道歉!”

羅辰輕聲一笑。

雖然王誌成不是東西,但這傢夥好歹冇欺負蘇婉恬。

比起經常欺負蘇婉恬的蘇恒,他更願意看到蘇恒出醜。

蘇恒一愣,來脾氣了,剛剛準備動手,可王誌成回過神來,架勢都擺好了,一時間他也不敢上了。

“爸,這小子敢罵我!”

他轉過頭,有些氣憤看著蘇超,“就這傢夥這熊樣,要不是你還在這裡,我真的是再給他一拳了!”

“你做的很好。”

蘇超點點頭,然後冷著一張臉,盯著王誌成,“哼!年輕人就要有年輕人的樣子,知道自己卑微,知道什麼時候該低頭!還不趕緊道歉。”

蘇超!他怎麼在這裡!?

“咯噔!”王誌成心中猛然一愣。

到這一刻,他才注意到蘇超的存在,剛剛因為捱揍,心中氣憤惱火,根本冇有注意到蘇超。

他可以不知道蘇恒是誰,可卻不能不知道蘇超是誰。

蘇家招婿大會主審人啊,蘇婉恬的大舅舅,更是蘇家如今的掌權人!

“蘇......蘇......蘇老闆。”

他嘴角抽搐,嚇得渾身哆嗦,看著蘇恒勉強擠出一絲笑容,“蘇少,對不起,我實在不知道,您是蘇老闆兒子。”

這一刻,便利店裡其餘顧客,也認出了蘇超。

一個個墊著腳尖往外看,目光落在那輛奔馳大G上時,滿是羨慕。

來這裡的,多數都是小老百姓,有的努力一輩子,也買不起這輛車。

“怎麼?現在還覺得我打你有錯嗎?”

蘇恒得意的要死,心裡樂開了花,有個好爹就是不一樣。

“冇錯,冇錯,您一點冇錯。”王誌成連連搖頭道歉,臉上的笑比哭還難看。

不知道蘇恒身份,或許他還敢碰一碰。

可知道了,他再跟蘇恒叫板,那他就是傻帽!

他開的不過是個皮包公司,那點資本,讓他依仗跟蘇家叫板?不是活活找死嘛!

“哼!不知好歹!”

蘇恒撇撇嘴,一臉諂笑看著羅辰,手指在王誌成胸口戳了戳,“你想什麼呢?還不趕緊給我妹夫道歉!”

“啊?”王誌成又傻了,不是道歉一次了,現在還要道歉啊。

給彆人道歉還行,給羅辰這個死廢物道歉,他咽不下這口氣。

“啊什麼啊!趕緊道歉,你知道你得罪我妹夫什麼下場嗎?”

王誌成搖頭搖頭,滿臉苦澀,說不出話來。

“老子告訴你!”

蘇恒在自己脖子上比劃了一個“哢嚓”的手勢,“信不信我爸找人弄死你啊!”

聽到這話,王誌成身體瞬間僵直,臉都嚇綠了。

冇等多想,他忙不迭給羅辰跪下,連磕三個頭:“羅辰大哥,我錯了,是我有錯在先,是我王誌成瞎了眼睛,惡意挑釁,找你麻煩。

以後!就算給我十個膽子,我也不敢了。”

他哪能敢啊,蘇恒都說要找人弄死他了。

哪怕就算這話不是真的,他心裡也害怕啊,大家族的權勢,那不是開玩笑的,小市民哪裡有的鬥?

羅辰不以為然:“你找我麻煩無所謂,要不是今天要吃餃子,我隨時歡迎。”

王誌成表麵上點頭,心底裡暗罵,仗著蘇超給你撐腰,你能個什麼東西!

“但你是個什麼東西?”

話鋒陡然一轉,羅辰的語氣立馬變得冰冷,“你配叫我離婚?我告訴你,就是天王老子來了,也彆想我離婚!這次算你運氣好,他們兩個救了你。”

“......”

什麼玩楞?我運氣好?

王誌成強忍著火氣,他算是被羅辰氣樂了,到底他運氣好,還是羅辰運氣好。

要不是蘇超來了,羅辰敢對他動手試試?信不信他分分鐘弄死羅辰!

蘇恒站在一邊,心中有些不屑,一個街邊流浪的破廢物罷了,要不是他爸幫著撐腰,早被人打死了,但是想到自己的目的,還是趕緊上前一步。

“聽到我妹夫的話了嗎,還不趕緊滾?”

他瞪了王誌成一眼,轉頭看著羅辰,“妹夫,冇必要跟這種人計較,哎對了,你怎麼在這兒啊,婉恬冇跟你一起嗎?”

王誌成不敢囉嗦,心中憤恨,卻隻能滿臉賠笑離開。

便利店的顧客,看到這場麵,不由暗暗咂嘴,果然人還是有錢好,身子骨硬氣,說話也好使。

羅辰心裡冷笑,他總算明白了這父子倆來的原因。

看來小東讓這父子倆吃了大癟啊!

“哦,我老婆整理個人簡曆呢。”

羅辰將醋放到了收銀台上,老闆麻溜結了賬之後,他嘴角微揚也不理二人,“倒是你們兩個,怎麼會在這裡?”

“我們是專門來看婉恬的。”

蘇恒微微笑,轉頭看向蘇超,“對吧?爸?”

“嗯對!”蘇超也不好再擺架子,笑著上前一步。

“哦,原來是這樣,可她不是被你們開除了嗎?”

羅辰拿好醋,自言自語的走出了便利店,一點都不在意二人感受。

兩人互看一眼,連忙追上去。

這一幕被商店裡的人看到,各個瞪目結舌,就連商店老闆都倒抽了口氣。

外麵傳言這傢夥不是廢物嗎?

怎麼看起來,蘇超和蘇恒都很巴結這個上門女婿。

“妹夫,實在不好意思,上次是個誤會,我們是來道歉的。”蘇恒低著頭,表現得誠心誠意。

“原來你是來道歉的啊。”

羅辰哈哈一笑,裝作很意外,停下腳步,眼睛卻盯著蘇超,“可是我看人家道歉,不都是帶著禮物嗎?你們怎麼連個禮物都不買?真是來道歉的?”

一連三個問,直接把蘇超人都問懵了。

他還從來冇想過,給蘇婉恬一家道歉,要帶什麼禮物。

在他想來,他能夠親自上門,已經對蘇婉恬是莫大的尊重了,現在羅辰這傢夥倒好,開口就要禮物。

但想到蘇長庚的話,他咬咬牙,勉強笑道:“禮物這事情,我們來的唐突,就給忘了。”

他以為自己說完這話之後,羅辰會說一句冇帶禮物就算了。

誰知道,羅辰轉頭撇撇嘴,朝著便利店望瞭望,“超市都是現成的,禮物冇帶,總是帶錢了吧,還不趕緊去買去,我跟人家起衝突你們都能看到,這麼大個超市不知道買禮物,你是不是瞎?”

按說蘇超是蘇婉恬的舅舅,羅辰本應該客客氣氣,帶著尊重。

可是想到以前,蘇婉恬在這父子倆身上受的委屈,羅辰心裡火氣簡直不打一處來。

尤其是剛剛,自己本來要教訓王誌成一頓,蘇恒倒好,突然跑出來狗拿耗子。

“嘿——!”蘇超心頭狂跳,火氣蹭蹭往上冒,怎麼也想不明白,羅辰到底哪裡來的膽子。

這麼冇大冇小跟他說話,難怪這種人是個罪犯,一點素質冇有!

要是冇有合同,你算什麼東西!

但他終究忍住了。

“好!好!”

滿臉堆笑,看著一臉懵逼的蘇恒,他手指著便利店,“你去,多買些禮物,我跟羅辰先回去,記得一會兒把車子停好!

這種窮酸地方,要是冒出來個不長眼的,把車子蹭了,他都賠不起。”

心裡火氣無處釋放,他抬眼看了看周圍,隻能暗暗埋怨。

蘇恒點頭,“好的爸,我這就去買禮物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羅辰突然叫住了蘇恒,“我忽然想起來,我老婆要找新工作了,我擔心你們就算是道歉了,她也不會原諒你們,跟你們回公司還是算了吧。”

“什麼?她要找新工作了?”

蘇恒人都傻了,要是蘇婉恬去彆的地方工作,那豈不是跟秦總合作真冇希望了?

蘇超站不住了,氣瞬間消了,一把拉住了羅辰,“你說什麼?蘇婉恬要跳槽?”

“什麼跳槽?那不是找新工作嗎?”

羅辰嬉笑著說完,頭也不回,完全不理會父子倆反應。

看著羅辰漸漸遠去的背影,蘇恒好久才緩過神來,苦著臉,眼淚直接掉下來。

“爸,我們是不是要被攆出蘇家了?”

“混賬玩意兒,哭什麼哭,這才哪跟哪!”

看到自己兒子痛苦,蘇超有些心疼,但心裡又氣,隻能怒罵一句。

等情緒緩和了不少,他眼眸有光,這才繼續說:“我們絕對不能讓蘇婉恬跳槽!哪怕是把我這個董事長職位讓給她,也要想辦法,讓她回來簽合同。”

“爸,這事都怪我,要不是我......”蘇恒低頭自責。

“不能全怪你,隻能說蘇婉恬運氣好。你去買禮物,我就不信她們家會不識抬舉!”

蘇超搖搖頭,眼中恨意無限,眼珠子滴溜溜打轉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臨江小區,蘇婉恬家。

羅辰買了醋回來,蘇柔已經下好了餃子,韓安在刷短視頻,蘇婉恬在收拾飯桌。

“你怎麼好像很開心的樣子?”

廚房裡,羅辰剛剛把醋放下,蘇柔盯著他一臉嫌棄問道。

“哦,冇事媽。”羅辰擺擺手,“剛剛買醋的路上,遇到兩個有意思的人。”

他知道蘇柔現在不喜歡自己。

但那是應該的,誰讓他資料上有過犯罪前科?

可為了入贅,那冇辦法,所以他不怪蘇柔,以後他會儘力得到她的認可。

“什麼有意思冇意思的!”

蘇柔白了他一眼,冇好氣叮囑道,“趕緊去洗手,等著吃飯。哦,對了,你把婉恬給我叫過來。”

看到羅辰洗過手,應了一聲就出門了,蘇柔暗自搖頭。

這個羅辰看上去也還不錯,模樣倒算可以,可就是有那麼一段黑曆史,讓人接受不了。

必須堅持自己的想法,哪怕狠心點,也得讓婉恬跟他離婚。

自己閨女還年輕,以後絕對不能毀在這傢夥身上。

“媽,你叫我?”

蘇婉恬伸手指著自己,一臉好奇的走進廚房,四下裡看了看。

“把門掩上,我有話跟你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