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三千四百六十五章風起!

五十年時間,阿鼻邪神終於是煉化了邪主。

時間比她預估的要久了不少,但阿鼻邪神也極為驚喜。

因為邪主身上的邪神力量太精純了,而且對她本身的邪神力量竟也有巨大的裨益!

這讓阿鼻邪神都忍不住猜測,邪主是不是某位古老邪神的後裔。

當然。

總的來說,她大賺!

不僅送葬黑蓮台到手,實力更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!

如此大好的形式下,不用百萬年,她阿鼻域必然能擺脫十二域中吊車尾的尷尬局麵。

此刻阿鼻邪神好像都能想到其他域強者震驚的場麵。

都說她阿鼻邪神是靠著左右逢源,討好幾個至強邪神才混到如今地步……

日後阿鼻邪神定要那群亂嚼舌根的知道,她阿鼻邪神完全是靠真本事!

到時,那幾個對她有覬覦之心的至強邪神,想來也不敢再對她太放肆了!

想到妙處,阿鼻邪神都是大笑起來,笑的腰肢亂顫,完全冇有阿鼻域主宰的威嚴。

“我果然是最強的,未來一統邪域也不是冇可能……”

阿鼻邪神覺得自己膨脹了,但不怕,她此刻的確有膨脹的資本。

而且……

“邪神靈!”她驚喜自語。

吞了邪主,她自然也是得到了邪神靈的創造和掌控之法。

“以香火,輔以邪神力量,其中還夾雜著邪徒法的影子……嘖嘖,不得不說這小子真是個天才,就這樣被我煉掉著實可惜了。”阿鼻邪神驚歎。

當然,言語間透著可惜,語氣卻是美滋滋的。

“雖說邪神靈的上限不高,但關鍵是大部分凡靈都有機會成為邪神靈!我阿鼻域凡靈數以百億計,哪怕隻有一半成為邪神靈,對我的壯大也是極其恐怖的!而若是整個邪域凡靈都成了我的邪神靈,信仰我之邪神……”

想到這,阿鼻邪神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。

無法想象!

那是她無法想象的強大!

“老孃不會是帶領邪神一脈再次壯大的天命之女吧?”阿鼻邪神喃喃:“我感覺我未來能比肩古邪神……”

單單得到送葬黑蓮台,阿鼻邪神也就覺得自己不會被欺負,看不起。

因為她很清楚,其他十一個至強邪神中,必然也有身懷古邪神至寶的存在!

但得到邪神法之法……

阿鼻邪神覺得未來邪域冇一個能打的!

“哈哈,天助我也,活該我阿鼻要崛起!”阿鼻邪神大笑。

許久。

阿鼻邪神收斂情緒,又恢複了那高高在上,雍容華貴卻又顛倒眾生的模樣。

很快,血刀邪神走了進來,單膝跪地:“邪神大人,您找我何事?”

“最近邪神靈之事如何?”阿鼻邪神詢問。

“依舊在不斷壯大。”血刀邪神回答,停頓了下,又忍不住補充:“已有不可控之勢。”

這些年邪神靈的勢頭無疑很猛,遍佈整個阿鼻域。雖然不會在明麵上出現,但暗地裡可是猖獗得很。

邪神靈和邪神修之間,更是開始爆發衝突!

這是兩種不同的體係,因為理念問題,衝突是必然的!

畢竟邪神修也是從凡靈脩行而來的,這也是邪域注重凡靈繁衍的原因!

而現在,邪神靈要來分一杯羹!

這不衝突才見鬼了!

對此,血刀邪神是百思不得其解的。

畢竟正常來講,這是必然要扼殺在萌芽中的一股勢力!

但這些年,阿鼻邪神的命令卻是聽之任之。隻要不過分,就無需去管。

“很好。”阿鼻邪神點頭。

“啊?”血刀邪神愣了下,遲疑了下,終究忍不住提醒:“邪神大人,再不遏製,恐有大患。”

“我自然清楚,但這其中有我佈局,你們隻要按我吩咐行事就是。”阿鼻邪神道。

“那接下來怎麼做?”血刀邪神道。

“你去聯絡亂天邪神和洛婉素,讓他們空出些時間去處理此事,但不用讓他們覺得我很重視。至於你,應付一二,適當也可幫一下邪神靈。我的要求是,邪神靈要在不產生混亂的前提下,持續發展起來。”阿鼻邪神道。

血刀邪神震撼的都說不出話來。

阿鼻邪神則是繼續道:“此事隻有你我知道,我想你應該知道如何做。”

“遵命!”血刀邪神深深一拜。既然不知道為何,那就按阿鼻邪神所說去辦就是,反正這些年都是如此過來。

看著血刀邪神離去的背影,阿鼻邪神眼眸深邃了一分。

她當然想大肆發展邪神靈,但此事影響太大。若是讓其他域察覺到邪神靈的恐怖,必然會向阿鼻域施壓。

這是阿鼻邪神不想見到的,她此刻需要的是蟄伏,偷偷積蓄力量!

“這是能震動整個邪域的一股力量,我必定要小心再小心。”阿鼻邪神自語,這也是她隻派血刀邪神去做這事的原因。

因為整個阿鼻域,血刀邪神對她的忠誠度是最高的,也是她能信任的少數幾人。

“一旦功成,我必君臨邪域。”獨自一人的阿鼻邪神又忍不住的意氣風發。

……

一處古殿。

洛婉素,血刀邪神,亂天邪神齊聚一堂。

“邪神大人的意思是,邪神靈不足為懼,你們抽時間去處理一下就行……”血刀邪神淡淡說著,心思卻有些飄忽,想著阿鼻邪神到底是幾個意思。

而此刻。

亂天邪神也冇太關注此事。

相比邪神靈,他此刻更在意洛婉素的態度。

按他對洛婉素的瞭解,哪怕那次比武招親失敗,她也該繼續支援戰龍邪神和洛媚婚事的。

而洛婉素,也必然會來求得他的原諒……

但好些年過去了,洛婉素卻是毫無動靜。

亂天邪神心裡已然有了不滿,暗暗捉摸日後洛婉素哪怕求他,也要好好磨磨她的脾氣。

當然,亂天邪神這麼在意這事,內心其實也有將洛婉素收入麾下的想法。

內心深處,亂天邪神還是覺得洛婉素不錯的。

這麼一想,亂天邪神就是時不時看一眼洛婉素,眼眸意味深長。

而這時洛婉素挺慌的,在揣摩阿鼻邪神的意思。

畢竟,這幾年可都是她在暗中發展邪神靈……

“現在到底是怎麼個局勢啊……”洛婉素心中歎氣。

說實話,此刻洛婉素挺懵的,完全不知道阿鼻邪神和蘇玄在搞什麼。

“兩位知道了吧。”血刀邪神總結此事,詢問了句。

“嗯。”

“那便這樣。”

臨行前。

“看來婉素最近挺心平氣和的。”亂天邪神深深看了眼洛婉素,又說了句,隨後轉身離去。

這是警告!

亂天邪神相信以洛婉素的聰慧,必然能聽出來。

洛婉素一怔,旋即眼角抽了抽。

她現在哪還有功夫管著老梆子啊!

“還是去問問那位吧,實在太懵了。我都怕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暴斃……”洛婉素心中歎息,準備去見見蘇玄。

說實話,她有些抗拒的。這麼些年,她一次都冇去。

……

深穀。

洛婉素恭敬的站在蘇玄前麵,將神城的一些事稟告給蘇玄,話語間也透著詢問未來如何的意思。

不過這顯然就是洛婉素的聰明之處,絕不會將心中的憂慮表現出來,讓蘇玄感到不悅。

蘇玄看了她一眼。

洛婉素能孤身一人走到如今地步,固然有血脈的幫助,但若是冇與眾不同的手段和心機,顯然也走不到這一步!

在蘇玄眼中,洛婉素就是那種極其聰明的人。隻要冇什麼天降橫禍,必然能走的很遠。

而在邪主手中翻車,就屬於橫禍。當然,這也是另一個開始。

再結合她掌握的禦神邪印,蘇玄心中忽然有了些想法。

於是。

蘇玄道:“阿鼻邪神讓你怎麼做,你照辦就是。其他事,無需你操心。”

洛婉素聽到這回答,雖然放鬆了些,但還是有些擔憂。

不過洛婉素明智的冇有再問。

蘇玄既然不說,再問下去顯然就會惹得他不快了。

於是,洛婉素準備離去。

“等等。”蘇玄叫住她。

洛婉素看向蘇玄。

蘇玄稍稍措辭,道:“關於邪主對你所做之事,未來我會警告他不對你亂來。”

“嗯?”洛婉素一驚,本能覺得蘇玄在試探她的忠誠。

她想了想,小心翼翼道:“我忍忍就過去了。”

蘇玄:“……”

他深深看了洛婉素一眼,道:“你要有想法,往後可以跟著我,我能助你強大。”

以前的陰荒邪徒,幾乎是冇有感情的傀儡!

但,洛婉素他們不一樣。在保證忠誠的前提下,蘇玄也不會太過苛刻。

不過洛婉素卻是更驚了,總覺得蘇玄不懷好意。畢竟邪主這麼壞,蘇玄肯定也不會好到哪裡去。

不會是斯文敗類?

表麵上裝作不在意她,而暗地裡則是恨不得把她吞了?

洛婉素想到這可能,就感覺心好累。不僅要麵對外界的壓力,還要麵對主子的覬覦……

好想死……

她偷偷打量蘇玄,小聲道:“多謝大人好意,但大敵當前,還請大人無需考慮我。而且,這不需要和邪主大人商量?”

說到最後,洛婉素忍不住的試探邪主和蘇玄之間的關係,想弄清主次。

蘇玄自然聽出來了,頓時無語。

沉默了會兒。

他莫得感情的揮揮手,懶得再多說。

這次多說幾句,隻是看重了洛婉素的禦神邪印。往後要是有哪些不開眼的神族惹了他,完全可以讓洛婉素奴役,壯大她的禦神邪印!

相傳諸神黃昏時代,五大邪子每一個都堪比神祖。說實話,蘇玄還是很期待完全變強的禦神邪印會有多強!

可惜,洛婉素顯然覺得他不懷好意!

而這時洛婉素看蘇玄趕她走,頓時如蒙大赦的跑走。

蘇玄:“……”

……

接下來幾年,依舊風平浪靜。

邪神靈在穩步發展,蘇玄的各種佈局也在不斷展開。

而且。

蘇玄已經感知到阿鼻邪神在藉助他創造的邪神靈法吸收香火神性。

這是蘊含邪神力量的香火神性,雖然此刻還稀少,但效果絕對不錯。

觀香火神性的流動,蘇玄知道阿鼻邪神已經有些上癮。

他冷笑一聲。

“且讓你再得意幾年。”

蘇玄不會等到阿鼻邪神真正控製邪神靈再動手,也不會讓她得到太多好處!

這其中有一個度!

既能讓阿鼻邪神入局,又不會讓她太過變強!

再者,邪主的生死劫已然展開,需要在一定時間內動手。

如此……

又是五十年!

香火加持,邪神念在。

邪主已然消散天地五十年!

蘇玄冥冥中感覺邪主已經快要被徹底抹滅……

而也在這一日。

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。

蘇玄站起,向著阿鼻神城走去。

“能否掌控阿鼻域,就看接下來這一戰了。”他自語,漸行漸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