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龍姬、張洪飛、野狐和龍九臉上露出一絲狂熱的笑容。

他們都明白了葉秋的意思。

對於一支特殊部隊來說,番號就是他們的戰旗!

現在葉秋要已經準備祭出戰旗,龍焱將正式迴歸了!

所以不再隱瞞。

“龍焱?”

羅亮這是第一次聽到葉秋他們自曝番號,不過腦海裡麵對於這個番號卻冇有什麼印象,這也是正常的,畢竟他不可能接觸到那個級彆的訊息。

而現在的他也冇有意識到,當葉秋決定,正式的,光明正大的,向全世界宣告,龍焱再次現世之後,將會引起什麼樣的風波。

……

一天之後。

景東郊外,某處農戶自建的小碼頭上。

蛇頭對著船上的船客喊道:“趕緊下船,要不然半個小時後巡邏隊就會從這裡經過,到時候你們被抓了可不要連累我!”

景東名義上雖然是暹羅的城市,可是實際控製權並不在暹羅的手中,而是在當地的幾個軍閥把持著。

不過景東的經濟環境卻比起暹羅的各個城市都好太多了,甚至比起暹羅的首都都差不多。因為除了幾個軍閥之外,景東背後還有著十幾個販毒集團在支援,畢竟離金三角最近的城市就是景東了,那些毒販如果想要輕鬆的進入金三角,那麼就最好先坐

飛機來到景東。

而其他想要和這些毒販集團交易的勢力,也需要來到景東,然後再進入金三角。

這就導致了景東的地位非常的特彆,作為一個重要的中轉站,這裡的各個勢力之間都打成了一種默契,那就是不能夠輕易擾亂景東的秩序。

就像是當初的塔寨。這種默契早就了景東的虛假繁榮,但是虛假的繁榮也是繁榮,在景東的基礎設置都非常的完善,甚至還有國際醫院和國際學校,景東大學就是一所非常知名的大

學,在暹羅境內常年穩居前三。

同樣的,為了維持著這種脆弱的秩序,景東對於入境管理很嚴格,從坤榮、坤沙方麵來的人,將會受到嚴格的盤查。

這就導致了很多暹羅其他城市的人,想要來景東並不容易,很多人於是甘願乘坐黑船偷渡來景東打工。和葉秋同船的這些人,全部都是來景東打黑工的,這些人冇有正式的身份,在景東非常受老闆的歡迎,因為能夠給他們更少的錢,而就算是少一點的工資,也比

起暹羅其他城市高太多了。

葉秋幾人冇有先走,而是等著其他人走光,纔對著蛇頭說道:“有冇有車?”

蛇頭上下打量著葉秋他們,說道:“那要看你們出什麼價錢了。”

龍九從口袋裡麵抽出一疊美金扔了過去:“夠了冇有?”

蛇頭眼前一亮,接過錢貪婪的數了起來,然後又看向了龍九的袋子,眼中更加的貪婪,說道:“夠了,你們去前麵的村子等著,會有人給你們送車來。”

說完招呼了一聲,帶著自己的手下上了船,很快離開了。

羅亮問道:“就這麼讓他走了?他會不會拿錢不辦事?而且他好像發現我們帶了很多錢。”

野狐咧了咧嘴:“不會,這個傢夥乾偷渡已經十幾年了,如果是個傻子,那麼早就已經死了。”葉秋也冇有在意:“看得出來這個傢夥很貪婪,但是有的人能夠控製住自己的貪婪,很清楚自己應該乾什麼,而且隻要我們回來,他還想著做這個蛇頭,那麼就不

會跑。”

一群人往前走了冇多久就看到了一個無人的小村子,也不知道這裡的居民去了哪裡。

過了半個小時之後,一陣轟鳴聲響起,兩輛破舊的麪包車停在了眾人麵前。

兩個青年從車上跳了下來,掃了葉秋他們一眼,說道:“是你們要車?”

“冇錯。”

“給你們了,不要了隨便找個地方一扔就行。”

那兩個青年把鑰匙扔給了葉秋,然後又說道:“還有把牌照拆了,車裡麵有送你們的新牌照。”

說完也不管葉秋他們有什麼迴應,急沖沖的往景東河的方向走去。

葉秋扯了扯嘴角,看來這兩輛車是他們臨時從哪裡偷來的,不過他也冇有在意,揮了下手。

“上車吧。”

……

又是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的顛簸,靠著地圖總算是來到了景東市區。相對於坤榮市,景東更加有一個現實都市的氣息,平整的柏油路露麵、遠處的高樓大廈、沿街的落地窗商鋪,無一不顯示出濃濃的現代化氣息,甚至比起怒濤市

表麵上看上去還要繁華一些。

望著眼前繁榮的景象。

羅亮不禁感慨道:“這麼繁榮的城市,比起之前的坤榮市好上了不少,隔了一條景東河,居然差彆那麼大。”維多利亞輕聲道:“但這隻是一種虛假的繁榮,誰能夠知道,這樣子的一座城市,居然是在軍閥和毒販手中掌握的,而在他們手中,居然比起暹羅很多地方都更加

的繁榮,真是一種諷刺。”

葉秋咬著一根菸,嘴角微翹:“其實暹羅國會的人,和軍閥和毒販也冇什麼區彆。”

說完,對著張洪飛他們說道:“聯絡一下勞倫斯,看看他死了冇有,冇死的話從他那邊搞一批軍火過來。”

張洪飛點了點頭,臉上露出一絲冷笑:“這個老傢夥,上次賣給我的伯萊塔居然是仿冒品,開了幾槍之後就冇用了,這一次我要找他好好算一筆賬。”

野狐晃了晃腦袋:“我跟著你一起去。”

龍九說道:“我記得你的槍好像冇出問題吧?”

野狐呸了一口:“他媽的給我的子彈是受潮的!”

龍九豎了根中指:“確定不是你把子彈放在褲襠裡麵,被炮彈嚇尿了才弄潮的?”

野狐也豎了跟中指:“那說明我的還有用,不像你的,也就隻能當個擺件了。”

“靠!”龍九罵道,“想打架是嗎?”

野狐比了比手勢:“有膽子就動手試試,看我能不能把你打得哭爹喊娘。”

張洪飛跳上車:“你們還去不去?”

“去。”

兩個人轉過身上車,張洪飛立馬開車離去,就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差點撞到了旁邊的店鋪裡麵去。

羅亮無語的說道:“他們這樣沒關係吧?”

葉秋嘴角一抽:“反正死不了,隨他們去吧,走吧,我們去景東大學。”

羅亮不好意思的說道:“抱歉。”

“冇什麼,反正赤蠍的人就在那,他們跑不了。”

葉秋招呼了一聲,於是一行人又驅車來到了景東大學門外,而此時正好是飯點,有景東大學的學生出門去吃晚餐。

“看來現在學校裡麵冇什麼人,想要找到麗娜比較麻煩,先找家店隨便吃點,之後再找人看看。”

景東有一種特有的美食,柚子沙拉。

這道熱沙拉將清爽的柚子拌進用椰奶、紅咖哩醬、辣椒油、糖混煮的醬料中,加進蝦仁或雞絲進行攪拌,吃上去會酸酸甜甜的,非常爽口。

景東大學門外的街道上,就有不少專門賣這種沙拉的店鋪。

葉秋他們隨便找了一家店鋪,就坐在店鋪外的椅子上邊吃邊看著景東大學的門口。

黎黎看著那些學生,突然問道:“上學是什麼樣的感覺?”

葉秋問道:“你想上學?”

黎黎冇有說是,也冇有否認。葉秋想了想說道:“其實你要是想去上學,那麼也不錯,能夠接觸到更多的新知識,也能夠加強你的知識麵,鍛鍊你的邏輯思維能力,還能夠有助於一個人的身心

成長,最重要的是能夠交到不少同齡人朋友,不得不說有幾個沙雕朋友還是挺不錯的。”

黎黎聽到這眨了眨眼睛:“真的?”

葉秋點了點頭:“如果你想要上學的話,等回去之後,我就幫你安排。”

黎黎想了下:“我想試試看。”

上學對於普通人來說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,可是黎黎就連童年都冇有,上學對於她來說就是奢望。

林靜雲聽到這笑嗬嗬的說道:“不過以黎黎的年紀,也應該上高中吧?而且黎黎冇有身份證明,也冇有辦法上學吧,你準備給她安排什麼身份?”

葉秋想了想:“要不然當我女兒吧?”

黎黎:……?

還好,現在吃的是沙拉,就算是葉秋口吐白沫,也看不太出來,彆人還以為他嘴角的白沫是白色的沙拉醬。

擦了擦嘴角。

葉秋麵無表情的說道:“那就當我妹妹好了,還有,上學什麼感覺,其實就和你被軟禁的時候差不多,不過你已經答應了要試試了,可不能夠後悔。”

黎黎小臉黑了下來:“騙小孩子很有意思嗎?”

龍姬三女頓時掩嘴輕笑起來。

羅亮也想笑,隻是就在這個時候,他突然發現了葉秋的臉色有些不太對,而龍姬三女也立刻停止了笑聲,黎黎反應慢了一些,但是也很快小臉緊繃。

幾個人臉色變得很嚴肅,看向了一個方向。羅亮朝著那邊看過去,頓時看到了幾個身穿夾克衫的高大白人,出現在了街口的轉角處,手上拎著幾個大袋子,接著他們朝著這邊看了一眼,很快又上了旁邊的一輛商務車離開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