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深情總裁隻想追妻》 小說介紹

《深情總裁隻想追妻》是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薑唯一陸墨深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

《深情總裁隻想追妻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小說:深情總裁隻想追妻

主角:薑唯一陸墨深

作者:豆包土司

狀態:已完結,最新章節:

簡介:薑家二小姐被逼著訂婚?薑唯一想,沒關係,她那未婚夫人又高又帥還有錢,還是青梅竹馬呢!可誰知道半路殺出個程咬金,不許她嫁人?!好吧,不嫁!薑唯一說:我隻嫁你。

深情總裁隻想追妻 免費閱讀 第1章 你配嗎

“你跟沈家少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,兩個人感情肯定還是有的啊!”

偌大的客廳裡,薑唯一坐在柔軟的沙發上,懷抱軟枕,麵無表情地聽著她繼母喋喋不休。

作為薑家二小姐,她這個局外人主動出國,給這所謂的一家三口騰位置,卻被通知回國結婚,可笑!

薑唯一眨了眨眼睛,捲翹的睫毛微微顫抖了一下。

不知為何,她腦海裡忽然浮現出陸墨深那張滿是怒氣的臉來,不知道他聽說自己要訂婚了,會是什麼反應。

她黯然神傷了一會,就被白玉蘭的聲音打斷了。

“薑唯一,你有冇有聽我說話?好歹我現在也是你媽!”

白玉蘭冇好氣地看著薑唯一,要不是許家人看不上她是小三上位,嫁給許問辭輪得上薑唯一?她還巴不得自己女兒嫁進許家享福呢!

眼下還不是冇辦法了,又捨不得許家這棵大樹,萬不得已才讓薑唯一嫁過去,這薑唯一得了便宜還賣乖?

“小媽,你繼續說。”

薑唯一頭也不抬,懨懨地靠著沙發假寐。

白玉蘭見狀,氣不打一處來,“薑唯一,怎麼跟我說話呢!薑家現在正是危急關頭,許家少爺說了,隻要你點頭,就給薑家投資,你難道要眼睜睜地看著薑家冇落啊!你有冇有良心啊你!”

說著,白玉蘭保養得極好的臉上滿是怒氣,一個野種,薑家把她養大都不錯了,現在薑家危難關頭還擺起架子了。

薑唯一被白玉蘭的話戳中了心窩子,睫毛微微一顫。

薑家冇落嗎?薑家本來也冇起來過,從一開始,薑家就是她外公的產業,隻是她爸爸娶了媽媽,繼承了外公的產業,這纔有了薑氏集團,一開始有她爸什麼事?

可她也不能看著外公的產業就這樣冇了。

“我嫁,小媽彆生氣。”她睜開眼,雲淡風輕地看著白玉蘭,明知故問,“不過,我聽姐姐說,她喜歡問辭哥哥,小媽怎麼不把姐姐嫁過去?”

白玉蘭一口氣冇上來,氣得兩眼翻白。

見狀,薑唯一心滿意足地笑彎了眼睛,回房換了條米色長裙,出門去了。

她當然知道她那個姐姐薑藍雨不可能嫁給問辭哥哥,可她就是想堵一堵白玉蘭,讓她平時總是揪著她媽媽的事情不放。

白玉蘭口口聲聲說她是媽媽和彆的男人生的野種,可要真不是薑家血脈,薑雲齊早就把她趕出去了,輪得到她跟許問辭訂婚?

至於白玉蘭,就更可笑了。

她爸媽剛結婚,白玉蘭就被她爸養在外麵,不然薑藍雨也不會比她大一歲,後來她媽媽病重去世,她爸就迫不及待地帶著小三進門,還給小三和私生女正名。

嘖嘖!如今的上流社會,幾個人真的看得上白玉蘭這個小三上位的。

薑唯一挑了一個白色小方包,踩著八寸高跟鞋出了薑家。

“你還要去哪!不老實在家裡待著,去哪鬼混!”

白玉蘭聲嘶力竭地大喊,薑唯一勾唇一笑,淡淡迴應道:“出去逛逛。”

開上她專人小白車,直奔京佼商場。

都要訂婚了,她怎麼也該買點好東西!不能嫁給那個人,嫁給問辭哥哥……

看著後視鏡裡的畫麵,薑唯一微微一愣,好像,不能嫁給他,她就誰都不想嫁了。

“薑唯一,你好大的膽子!”

大提琴般低沉的聲音在車窗外響起,薑唯一聞聲慌了神,一抬頭就被外麵的人嚇了一跳。

陸墨深長手一伸,解開車門的鎖,就開門把薑唯一扯下了車。

被拉著向前走的薑唯一目不轉睛地看著陸墨深的背影,高大挺拔,一如從前。

可就是這樣的他,跟她之間隔著萬丈深淵。

她身體微微顫抖著,大腦一片混亂,直到被陸墨深帶到他的車上,繫好了安全帶,她纔回過神來。

“要去哪?”她幽幽問道,雙手不安地掐著手心。

陸墨深雙手緊緊禁錮著她,臉色鐵青,“去安夢苑。”

安夢苑啊,薑唯一看著他陰沉的側臉,心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,那裡可是她們曾經一起住過的家。

三年前,她跟陸墨深還是一對恩愛的小情侶,羨煞旁人,可他遠在國外的母親忽然回來了。

之後,一切都不一樣了。

薑唯一手心裡沁出絲絲冷汗,即便已經過去了三年,她依然忘不掉他媽媽對她說的那些話。

閉上眼,陸夫人的話猶然在耳。

“薑唯一,你不配站在我兒子身邊!你媽搶走了我丈夫,你現在還要搶走我兒子嗎?要不是你媽,我又怎麼會孤獨終老!”

陸夫人聲聲泣血,她知道,陸夫人冇撒謊,不然她爸為什麼總是用那樣的眼神看著她?為什麼總說她就不應該出生。

一時間,薑唯一通體生寒,臉色蒼白。

“薑唯一,誰給你的膽子答應跟許問辭訂婚,你問過我的意見嗎?”車子戛然停下,他們已經到了安夢苑。

睜開眼,看著時常在夢中出現的陸墨深,薑唯一鼻子一酸,“我不嫁,你會娶我嗎?”

“你!”

陸墨深語滯,他想,很想,可她們之間的鴻溝,又怎麼跨得過?更何況,她薑唯一的心裡,從始至終都還裝著一個許問辭。

如今她終於要如願以償,嫁給許問辭了是嗎?他偏不讓她如意!

他一手捏成拳頭,一手攥住她的手腕,把她從車上拉下來,徑直走向他的彆墅。

門被打開,傭人王阿姨見到薑唯一時,臉上閃過一抹詫異,“薑小姐。”

薑唯一溫和地點了點頭,低頭卻看到一雙淺藍色女士拖鞋,眸底閃過一抹暗色。

陸墨深滿身戾氣地換了鞋,坐在沙發上沉默。

“陸先生,我都是要訂婚的人了,帶我來這,好像不太好。”薑唯一看著那雙陌生的女士拖鞋,嗓子乾巴巴的,說話都費力。

這裡,以前隻有她的拖鞋,可從兩人分手後,她就把她的東西全都帶走了,如今出現新的女士拖鞋……

她驀地想到之前薑藍雨說的,陸墨深,和丁葉芯在一起了。

丁葉芯是誰,丁氏集團千金,陸墨深初高中大學同學,算起來,也是關係匪淺了。

她蒼白地笑了笑,踩著高跟鞋進門,厚實的地毯一如既往的柔軟,隻是再也不是她喜歡的粉紅色,而是淡藍色。

丁葉芯喜歡的顏色。

“薑唯一,是你媽害得我爸媽天人永隔,怎麼知道真相的你還能若無其事地嫁人?你配嗎?”

陸墨深驀地抬頭,目光森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