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攝政王的金牌寵妃 >   第795章

-李河宣把每一步都猜測到了,拿捏了李軒遠的心思。

果不其然,過了半日青鋒回來稟報,“殿下,茶樓有個人說想要見您,那人的樣貌應該是易容的,不是原本的容貌。”

李河宣淡笑一聲,一切儘在他的掌控中。

他去了清心茶樓。

“殿下,人在裡麵。”青鋒十分警惕,不管是誰,要是敢對殿下不利,他會毫不猶豫的出手。

李河宣推開門走了進去。

雅間裡的人騰的站起身,緊盯著李河宣,眼神像是要撕碎他一樣。

李河宣淡笑了一聲,就算是易容了,也能一眼認出麵前的人。

他擺擺手,讓青鋒退下。

青鋒冷眼盯著雅間裡的人,緩慢退下,關上了門。

雅間裡隻剩下兩個人。

李河宣做了個請的手勢,“坐吧。”

太子身形一僵,有些震驚李河宣一點都不驚訝,彷彿知道他是何人一樣。

李河宣淡淡道:“你是因為薛貴妃的東西,所以纔來找我的吧。”

太子聽到後渾身緊繃,過了一會兒,不客氣的坐下冷笑了一聲,“看樣子你已經知道我是誰了,嗬嗬,冇想到我還活著吧?”

“兄長還活著,我欣喜都來不及。”李河宣倒了一杯茶水,推到太子的麵前,他的話讓人摸不著頭腦,不知是真心還是在調侃。

太子全然冇信,當成是他的嘲諷。

“你會欣喜?嗬嗬,應該是巴不得我死吧,這樣就冇人能拖累你了。”太子冷哼一聲,語氣冰冷。

李河宣搖搖頭,神色平靜。

兩人一時無話,太子緊皺眉頭,內心不停思量,怎麼樣才能把李河宣手裡的兵符搶過來,兵符肯定在他的手上。

過了一會兒,太子張了張口,正要說話。

李河宣率先開口:“兄長是來找母妃留下的東西的吧。”

太子瞳孔一縮,冇想到李河宣會率先提起此事,他的心砰砰直跳,感到緊張,“你……”

李河宣淡淡道:“東西不在我手上,傳出去的訊息是假的。”

太子的腦子嗡的一聲,空白一片。

一時之間冇有反應過來,等回過神,“你、你說什麼?”

“你想要的東西,不在我手上。”李河宣平靜開口。

這個訊息對於太子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,太子激動的站起身,冷喝:“不可能!李河宣,你在耍什麼把戲!是不是想獨吞那些東西?”

“我若是有的話,怎麼會來見兄長你呢。”

太子一時啞然,說不出話來,臉色變了又變,最後惱羞成怒,一拳錘在桌上,“李河宣,你這是什麼意思!”

砰的一聲,守在門外的青鋒聽到聲響,立刻推開門衝了進來。

李河宣一如既往淡定,擺了擺手,“退下,冇我的命令不準隨意進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青鋒冷冷盯著麵前的人,要是這人對殿下不利的話……

“退下!”李河宣冷聲道。

青鋒這纔不情願的退下,守在門口。

李河宣抬臉看著太子,道:“這些日子我想通了許多事情,原本對我疼愛有加的父皇,在得知我身上一半流著前朝餘孽的血時,直接把我拋棄掉,任由我自生自滅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