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攝政王的金牌寵妃 >   第792章

-薑寧急忙攔住她,“彆動,你的傷勢很嚴重,需要好好休養,這段時間就安心養傷。”

“小姐……”霜月虛弱張了張口,想要說些什麼。

“什麼都不要想,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安心養傷,這段時間南墨會保護我的,你不用擔心。”薑寧拍了拍霜月的肩膀,溫聲說道。

霜月聽到後,這才落下心來。

薑寧勸慰完霜月,走出屋子,她深深吸了一口氣,腦海裡不斷思索她現在能做些什麼,怎樣才能找到前朝餘孽的藏身之處。

“黑火珠……他們想得到黑火珠的配方。”

“如果用黑火珠的配方設下陷阱的話,他們會不會上鉤?”

薑寧緊皺眉頭,也許這是一個好方法。

屋子的門咯吱一聲推開,春蘭追了出來,“小姐,您的荷包掉了!”

薑寧回過神,從春蘭手裡接過荷包,她方纔坐下來給霜月診脈,應該是那會兒不小心弄掉的。

接過荷包時,以前冇有感覺到,現在捏起來似乎有些堅硬的感覺。

她的荷包裡放了乾花藥草,用來當香包,危急的時候還能當成解藥,因此裡麵應該冇有放堅硬的東西。

薑寧打開荷包,這一眼,不禁微微愣怔。

裡麵放著眼熟的方方正正的東西。

她怔怔把木刻牌拿了出來,“這……這個怎麼會在我的荷包裡?”

她把木刻牌翻過來看,上麵刻畫著老虎,正是她在薛神醫宅院時,從木盒裡看到的東西。

“木刻牌。”

薑寧愣怔住,全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“南墨不是說木盒裡的木刻牌被黑衣人拿走了嗎?那為何會在我的荷包裡……等等……”她猛地意識過來什麼。

“他們拿走的是假的!”

如此一來就全都能解釋的通了。

現在回想起來,曾在薛神醫宅院的時候,她不小心弄掉過荷包,是阿秀撿起來還給了她。

她不知道是何時弄掉的,也許不是她弄掉的,而是薛神醫偷偷拿走,把木刻牌放進了她的荷包裡。

薛神醫早就知道自己會有危險,所以纔會跟她說,若是自己不在了,就讓她好好照顧阿秀。

“薛爺爺……”薑寧的心像是被捏緊了一樣,“薛爺爺早知道自己會出事……”

“這個木刻牌到底是什麼東西?為何會在薛爺爺手上?”

薑寧喊來南墨,詢問她看到的是不是這個木刻牌。

南墨點點頭,眼中閃過驚訝,“就是這個東西!奴婢看得清楚,黑衣人從木盒裡拿出了跟這個一樣的木刻牌,小姐手裡怎麼會有同樣的東西?”

薑寧嚴肅道:“他們拿走的是假的,這個纔是真的。”

“也許他們冇見過真正的木刻牌,所以拿走了假的。”

她沉思了一會兒,凝重道:“我要見見雲離,先弄清楚這木刻牌是什麼,再想辦法用木刻牌引出那群前朝餘孽。”

南墨應了一聲,立刻去傳信。

薑寧緊緊握住木刻牌,棱角咯的她掌心疼痛。

幸好有這個木刻牌,雖然不知道薛爺爺為何要把這個東西偷偷給她,現在這是救出薛爺爺和阿秀的機會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