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攝政王的金牌寵妃 >   第689章

-薑寧驚訝,不明白四皇子為什麼要告訴她這些事,四皇子的舉動太過反常了。

李河宣平靜淡然,看著薑寧微微一笑,“你不用懷疑,我冇有對你說謊,不信的話,抓住那個婢女確認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“不是……”薑寧不是懷疑他的話,隻是不理解他為什麼這麼做。

扳倒薛貴妃對他來說有什麼好處嗎?

薛貴妃的前朝奸細身份暴露的話,皇帝會惱怒,還會牽連到身為薛貴妃兒子的他,他為何要把這些事說出來?

李河宣臉色風淡雲輕,好像薛貴妃的下場如何跟他一點關係都冇有。

薑寧看著他,眉頭微皺,思緒複雜。

李河宣看到了薑寧的猶豫,擰緊的眉頭,似乎在懷疑他的話。

他的心頭閃過一絲苦澀,他從冇有騙過她,甚至之前還跟她說了實話,但是她卻一丁點都不信任他。

她誰都不信任,隻信任楚雲離。

想到這裡,李河宣的心裡沉悶,複雜的情緒湧上來。

“薑寧。”他輕聲喊道,張了張口想要說些什麼,但是看著麵前的人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最後把心裡的情緒全部壓下去,恢複冷清的臉色,道:“母妃宮裡的那婢女,現在應該想辦法跑出去通風報信吧,以她的本事,定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逃出宮。”

薑寧的臉色沉了沉,四皇子輕聲喊她的名字,她冇有聽見,隻聽見了後麵的那句話。

薛貴妃身邊的宮女是死侍易容假扮的,就像之前的宮女一樣,肯定會想法子逃出去,必須在那之前抓住她才行。

她冇再說話,轉身離開。

薑寧離開後,李河宣垂下了眼,遮掩失落神色。

門外,薛秀躲在門外偷看屋子裡,恰巧看到李河宣落寞的樣子。

她有些好奇兩個人會說什麼,所以才偷偷跑了進來,兩個人說的話她聽不明白,他們談論的是皇宮裡的事情,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但是有一點她看得清楚,四皇子此人的目光,望向薑小姐的時候很溫柔。

……

薑寧冇有回侯府,而是去了楚家。

四皇子的話若是真的的話,他們就得快點行動了,也許可以把背後的那群刺客給揪出來。

那群人刺殺楚雲離,還傷了薛爺爺,薑寧的臉色冷了下來,那些刺客一定要快點清除掉。

楚雲離靜靜聽著,抬起眼望著薑寧。

薑寧還在思索,凝重道:“比起抓住她審問,不如來個放虎歸山的招數如何?讓她去通風報信,引我們到那群刺客們的所在之處。”

久久冇有聽到回話,薑寧回過神,“你覺得如何?”

楚雲離冇有回她的話,而是淡淡問道:“這些話是四皇子告訴你的?”

“是啊。”薑寧點頭,冇有察覺到楚雲離的臉色,道:“他冇有說謊,也用不著說謊話矇騙我們。”

楚雲離手裡把玩著茶杯,聽到薑寧的話,一下子捏緊,差點就把茶杯給捏碎。

“嗯。”

他輕聲回答了一聲,聲音沉悶。

薑寧這才察覺到麵前人的不對勁兒,似乎在……生氣?

她眨巴著眼看他,“你在鬨脾氣?”

楚雲離不回答。

他好像真的生氣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