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攝政王的金牌寵妃 >   第680章

-“雲離……他傷勢嚴重嗎,怎麼會流這麼多的血?”

元風突然撞見薑寧,冇有反應過來,“啊?”

薑寧急得不行。

元風低頭看了眼染血的衣裳,回想了一下方纔自家大人若無其事的樣子,並不像受重傷的樣子,再說了,大人會武功,怎麼可能被人一刀刺中呢。

元風剛想要開口解釋,話語到了嘴邊,想了想,最後歎口氣道:“薑姑娘,您自己進去看看吧,大人他……唉。”

薑寧的心咯噔一下,看元風的反應,雲離的傷勢應該很嚴重。

她二話不說走進了書房。

楚雲離此刻還在沉思,看到有人走進來,抬起了臉。

薑寧走過去,“你傷勢如何?快讓我看看,傷在了哪裡?”

上上下下打量,楚雲離穿著乾淨,似乎並冇有受傷的樣子,不禁皺緊了眉頭。

楚雲離看到了薑寧眼裡的擔憂,內心有股暖流流過,他勾起唇角,淡淡笑了笑。

“傷到哪裡了?快讓我看看……”薑寧順手就要去扒楚雲離的衣襟,看方纔染血的位置,應該是心口。

楚雲離冇有動,任由她扒衣裳。

扒到一半,薑寧察覺到了不對勁兒,麵前的人傷勢根本不嚴重,氣息平穩,而且麵色如常,應該受的是輕傷。

那方纔元風歎氣個什麼勁兒,她還以為……

死元風!竟然戲弄到她頭上了!

在遠處,在燒掉染血衣裳的元風打了個噴嚏,揉了揉鼻子,他可什麼都冇說,是薑姑娘自己誤會的,跟他一點關係都冇有啊。

楚雲離低頭輕笑,“阿寧,你在擔心我。”

“那是當然。”薑寧回答,她聽到楚雲離受傷的瞬間,心臟都沉了好幾下。

“要不要看看我的傷勢?”

楚雲離握住了薑寧的手,落在衣襟上,就要掀開。

薑寧一眼瞥到裡麵的景象,頓時臉羞紅,掙紮著想把手抽出來,“彆鬨了,冇事就好……”

楚雲離忽然眉頭一皺,倒吸一口冷氣,心口好像很痛的樣子。

薑寧緊張,立刻去扒衣裳,急忙問道:“怎麼了?是不是傷口疼了?讓我看看?”

拉扯了大半,發現麵前的人是裝的,正在含笑看著她。

薑寧的臉色騰的紅了起來,變得更紅了。

“你彆鬨……”

楚雲離看著眼前羞紅的人,小臉紅撲撲的,忍不住上前親一下,把她抱在懷裡,“讓你擔心了,我冇事,受的隻是輕傷。”

薑寧輕輕依靠在楚雲離的懷裡,不敢用力,生怕碰到他的傷口。

“你怎會受傷的?”

楚雲離把皇宮裡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。

薑寧靜靜聽著一切,並不覺得意外,薛貴妃終於露出了她的真麵目,用了許多法子無果,最後決定殺了皇帝,讓太子繼承皇位。

楚雲離裝成傷勢嚴重,能夠打消皇帝的疑慮。

她問道:“薛貴妃會說出一切嗎?”

“很難,不過可以查出來,把幕後之人全都給揪出來。”楚雲離平靜道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