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攝政王的金牌寵妃 >   第644章

-“好。”楚雲離點了點頭。

兩人正要去彆家麪館,這時迎麵走過來一身白衣的男子。

走過來的是四皇子李河宣。

李河宣看到二人,溫和一笑正要打招呼,餘光恰巧看見薑寧拉著楚雲離衣袖的樣子,笑容不禁頓住。

薑寧和楚雲離也注意到了四皇子。

李河宣回過神,溫和笑道:“楚大人,薑姑娘,真是巧。”

楚雲離看到李河宣之後,微微點了點頭,“四皇子,真是好巧。”

說完,不願跟四皇子多說,準備帶著薑寧離開,“走,這邊位置都定滿了,我們去那邊的麪館。”恨不得立刻拉著薑寧走,把她牢牢藏在身後,不讓任何人看見。

男人理解男人,他察覺到四皇子的目光定在阿寧身上足足有三息那麼長!

“等等,楚大人。”

李河宣攔住兩個人,“我在這麪館定了一桌,不如留下來一起吃?”

不好,為何要一起吃?

楚雲離淡淡看著他,“不必了,我們二人就不打擾四殿下了。”

李河宣微微一笑,“不打擾,怎麼能說是打擾呢,反正我也是一個人吃飯,對了,薑姑娘對我有救命之恩,我還從冇報答過什麼,這次就請你們二人吃飯吧。”

楚雲離身上流露出拒人千裡之外的冷漠,但是李河宣權當冇看見,笑容依舊和煦,如沐春風。

“薑姑娘,你覺得如何?”李河宣看向薑寧問道。

這個時候薑寧在想的是另外一件事。

他們不久前還敲了薛貴妃一個悶棍……

不知道四皇子知道此事的話,會是什麼臉色?

楚雲離見薑寧冇有回答,不禁心裡發悶,阿寧該不會是真的要赴四皇子的約吧……

薑寧回過神,回答:“多謝四殿下的好意,我給殿下醫治,殿下已經付了診金了,我們之間互不相欠。”

她的語氣明顯有著拒絕和疏離。

李河宣的心裡一刺,保持不了麵上的笑容。

“雲離,我們走吧。”薑寧扯著楚雲離的衣袖道。

楚雲離淡淡一笑,滿心都是喜悅,“好。”

薑寧走了兩步,忽然想起來什麼,轉過身提醒:“四殿下,一旦開始服藥是不能停下的,如果停下的話,之前的藥效都白費了。”

李河宣聽了身形微微一僵,“多謝姑娘提醒。”

薑寧和楚雲離離開。

李河宣的心越來越沉,升騰起一股煩躁之意,不知道因為什麼。

是因為薑寧不向著他嗎?

耳邊迴響著薑寧的提醒,他停藥有半月的時日了,因為一旦完全解開了毒,就再也不能裝成病弱的樣子了,到時候太子和薛貴妃會發現他的異樣。

但是不服藥的話,之前的解毒會全部白費。

他皺了皺眉,心煩意亂,轉身回去。

青鋒還眼巴巴的盯著麪館,看到自家主子突然不吃了,立刻追過去,“主子,不吃了嗎?”

“嗯。”李河宣冷聲回答。

青鋒回望了一眼麪館,歎一口氣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