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攝政王的金牌寵妃 >   第195章

-“那些哄騙人的話就不用說了,等你除掉薑寧,我自然會告訴你法子怎麼投靠四皇子。”

薑夢月說完,淡然轉身回莊子。

莊維急了,眉頭緊皺,冇想到這個女人油鹽不進,要不是她還有點用處,怎可能容忍她這麼放肆。

薑夢月走了兩步,忽然停下腳步。

她表情冷漠,沉黑的眸子閃了閃。

轉過了身,“若不然換個條件也可以,除掉薑寧的事情可以暫先放下。”

莊維一聽,急忙走過去,“什麼條件?”

“助我回京城,我要回侯府。”

她改主意了。

她恨薑寧,把所有的錯全部歸咎在薑寧頭上,覺得是薑寧的出現,毀了她擁有的一切。

所以在攀附上莊維的時候,提了一個條件,那就是毀掉薑寧!

隻要薑寧冇了,侯府自然會把她接回去。

現在她改主意了,莊維此人不靠譜,連除掉一個女人都做不到,那麼她要回京城,親自動手,這一次她絕不會再失手了。

在這個偏遠的莊子,她什麼都做不了,隻能依靠他人,要是回侯府的話,憑她的本事能做的事情更多。

對,憑她的本事……

薑夢月眯了眯眼,眼中閃過冷芒。

她能夠攀附上莊維,跟莊維進行交易,明明不在京城,卻能夠知曉四皇子的行蹤,全都是靠了她做的夢。

在侯府,她假裝上吊自儘的那一日,真的差點死了。

白綾勒緊,喘不過氣的時候,她做了一場夢。

夢裡的一切曆曆在目。

那是跟現在截然不同的景象。

她是侯府的千金嬌女,即使假千金的身份揭穿了,也依舊是侯府的掌上明珠,她的一生都十分順坦,憑著聰慧,嫁給了四皇子。

而薑寧下場淒慘落魄,嫁給了徐元青那個窮酸秀才,整日被打罵。

她們過得一個天一個地,薑寧慘輸給了她,到最後連給她提鞋都不配。

想到這裡,她攥緊了拳頭。

死死緊握住拳,血肉模糊。

為何?

明明夢裡那麼美好,為何她現在會如此淒慘,不該是這樣的……

她不知道是從哪裡出的差錯。

等理清夢裡的事情後,驚奇發現,夢裡發生的事情跟現實一致,這讓她心生希望,憑著這個本事,能夠把一切扭轉過來。

她會成為高高在上的四皇妃。

想到這裡,薑夢月高抬起下巴,臉色冷傲了幾分,對著莊維道:“隻要能夠助我回侯府,我就告訴你法子。”

“你要回京城?”莊維皺了皺眉。

薑夢月是被侯府趕出來的,送到了偏遠的莊子,如同棄子,想讓她回侯府並不是容易的事。

不過……也不是冇有法子。

莊維沉默了一會兒,眉頭緊皺,最後下了天大的決心,忍著嫌惡道:“行吧,你想回侯府,此事簡單,我回去就能辦到。”

“你要怎麼做?”薑夢月有些驚訝,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,他想到了什麼好法子?

莊維冷冷道,語氣裡忍著嫌惡,“我回去後,去侯府提親迎娶你。”

薑夢月聽到後瞳孔猛然放大,震驚的看著麵前的人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