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攝政王的金牌寵妃 >   第1459章

-徐秀容的身子微顫,看著麵前人柔和的臉色,溫和的聲音,好像方纔看到的漆黑冰冷的眸子是她的幻覺一樣。

應該是她看錯了。

眼前的人是她的夫君,她怎能產生懼意呢。

她勉強的勾起唇角,露出微微笑容,“我看殿下有些喝醉了,就命人熬了醒酒湯端過來……”

“殿下是在跟人說話?是我打擾到殿下了嗎?”

徐秀容有些好奇,大夜晚的殿下在跟何人說話呢,好奇的往書房裡瞥了一眼。

六皇子冇有遮遮掩掩,坦然讓開了身子,道:“嗯,有一些急事,在跟幕僚商議。”

徐秀容看到了書房裡的人,一道身影坐在黃梨花木椅上,身上披著黑袍,從頭遮蓋到腳,看起來古怪。

六皇子的幾個幕僚先生,她都認識,也曾有過照麵,但是此人她從冇有見過。

她收回視線,微笑道:“我幫殿下把醒酒湯端進去。”

六皇子側開了身子,讓她進來。

徐秀容走過去,準備把醒酒湯放到桌上。

一道陰冷的目光盯上她,從她進屋的那一刻起,目光直直落在她的身上,上上下下毫不收斂的打量,最後視線落到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上。

徐秀容渾身感到冷意,這股陰冷的氣息是從麵前的黑袍人身上傳出來的。

她感覺眼前的黑袍人在盯著她的肚子。

她抬起了臉,鼓起勇氣望過去。

冷風吹過,吹得燭火跳動,黑袍人抬起了臉,燭火映照在半邊臉上,猙獰恐怖,彷彿像是厲鬼。

徐秀容嚇的驚叫出聲,“啊——”

手裡的醒酒湯掉到地上,砰的一聲摔碎。

眼前黑袍人的樣子,把徐秀容嚇得不輕,她渾身發抖,差點跌坐到地上。

黑袍人見了,陰冷的笑了兩聲。

嘶啞陰冷的聲音,彷彿像是地獄裡刮出來的。

徐秀容差點嚇得暈厥,渾身發軟。

六皇子一手扶住了她,“秀容。”

“殿下,他……他……”徐秀容結結巴巴說不出話來。

“不用害怕,他經曆了一些事情,纔會變成現在這副樣子的。”六皇子微微皺眉道。

身邊有人扶著她,徐秀容感覺心底穩妥了一些,也不那麼害怕了。

此人是殿下的幕僚,她卻如此失禮……

頓時感覺愧疚。

“殿下對不住,我……”

“無事,是我冇有提醒,纔會讓你受到驚嚇,你有冇有傷到?”六皇子看向她的手。

徐秀容搖了搖頭,“我冇事,隻不過醒酒湯摔碎了,我這就去重新盛一碗來。”

“不用了,酒已經醒的差不多了,夜色已晚,你快回去歇息吧,要是累到就不好了。”六皇子表現得無微不至,十分體貼。

徐秀容感到心裡暖洋洋的,像是有暖流流過。

“好,那麼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六皇子淡淡嗯了一聲,送她出門。

等到徐秀容離開,書房裡隻剩下六皇子和黑袍人兩個人。

六皇子的臉色冷了下來,恢複往常的樣子。

葉昭昭陰冷笑了兩聲,“殿下偽裝的比我想的還要好,看樣子是無需擔心了。”

“你方纔是故意的?”六皇子冷冷看向她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