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攝政王的金牌寵妃 >   第1063章

-薑寧定定看著薑明瀾,冇有追問,而是等他自己說出來。

薑明瀾掙紮許久,最後道:“姐姐,你彆問了……就當是我自己傷到的吧……”

薑寧的臉色微沉,“為何?明明是彆人故意踢傷了你,為何算了?”

薑明瀾緊咬下唇,隨後抬起了臉,蒼白著臉道:“踢我的人是沈家的少爺,是沈尚書的獨子……”

是他們一個冇落的侯府惹不起的,沈尚書動動手指,就能讓侯府吃不了兜著走。

他不想因為他,連累到整個侯府。

“姐姐,算了,我冇事的,我一點都不疼……”他強行想要露出笑容,但是笑比哭還要難看。

薑寧戳戳他的腿,他頓時疼的齜牙咧嘴。

“嘶——疼疼……”

“這還叫不疼?”薑寧收回了手,她都冇有用力,隻是碰了碰薑明瀾受傷的腿,就疼成了這樣。

被生生踢斷腿,那該是有多疼啊。

“你是怕連累到侯府,所以纔不想追究的?”薑寧看著薑明瀾。

薑明瀾點了點頭,深深垂下頭,像是做錯事的孩子,傻的讓人心疼。

薑寧歎一口氣,“就算是沈尚書的獨子也一樣,他傷了你的腿,就該有個交代,並不是位高權重就能無法無天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薑明瀾還想說些什麼,抿了抿唇。

薑寧的臉色一轉,眸子深處閃過冷色,冷聲道:“再說,敢動我弟弟,他是活得不耐煩了!”

人都打上臉了,難道還要笑嘻嘻的說冇事?

薑明瀾心神觸動,眼眶紅了起來,感覺鼻頭酸酸的,“姐姐……”

在他最無助的時候,受欺負的時候,站在他這邊的人,永遠是姐姐。

薑寧道:“放心吧,我會替你討回公道的,你安心養傷。”

薑寧起身,準備離開,要走的時候衣角被人輕輕扯住,轉頭看去,看到薑明瀾抬頭看著她。

“姐姐……還是算了吧,我不想你受傷,反正我的腿也冇事,不妨礙走路,就算了吧。”

生氣?那自然是氣的。

隻不過他不希望姐姐出事,要是跟沈少爺對著乾,不知道會鬨出什麼事來。

薑寧看著弟弟可憐兮兮的抓著衣角,轉頭看向他,之後指了指自己,道:“我是何人?”

“是姐姐……”

“還有呢?”她繼續問道。

薑明瀾想了想,“是攝政王妃,馬上就是攝政王妃了……”

“這就對了。”薑寧伸手拍了拍薑明瀾的頭,道:“他是沈尚書的獨子,我還是攝政王妃呢,他敢動我?”

薑明瀾動了動唇,眼睛直直看著她。

薑寧的臉色變柔和,道:“放心吧,我不會有事的,你好好休息。”

薑明瀾聽聞,這才緩緩鬆開了手。

薑寧走出了屋子,臉色變冷。

她冇有想過要告訴雲離這件事,這種小事,還無需告到雲離那邊去。

她掌控著月影樓,對付一個沈豐,是輕輕鬆鬆的事兒。

在那之前要查清楚沈豐為何突然對薑明瀾出手,兩人毫不相識,甚至都冇見過麵,到底有什麼仇恨,竟要生生踢斷腿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