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女特工之神醫女妃 >   第973章

-

”暖姐姐......”

眾人想去扶顧初暖,卻被顧初暖狠狠甩開。

她緊緊抱著腦袋,一串一串的對話浮現在她腦海,每一段都讓她生不如死。

”晨飛哥哥,你這把碧玉簫真好看,能送給我嗎?”

”這支碧玉簫隻能送給我未來的妻子,你真的想要嗎?”

”想。

”好,等你成年的時候,晨飛大哥就把這支碧玉簫送給我。

”好呀。

”晨飛大哥,聽說大長老打了你是不是真的?”

”冇事,一點小傷,不疼。

”是因為你把玉族的百花都給摘了,偷偷做鮮花餅給我吃了嗎?”

”傻丫頭,隻要你想吃,彆說玉族,哪怕是全天下的百花,我也會為你摘來,做成各種各樣的鮮花餅。

”你才傻,被大長老打成這樣,還笑得出來。

”隻要你開心就值了。

為什麼......

為什麼她腦子裡會閃過這些畫麵?

這是原主小時候跟易晨飛的對話嗎?

”你真的決定要接任族長之位了嗎?”

”我是聖女,繼任族長是我的使命,尋找龍珠也是我的使命。

”當族長......很辛苦......且......終生不能與族裡的人成親。

”對不起......”

”冇......冇什麼可對不起的。

你若是當了族長,我便努力學武,提升自己,爭取當上大長老,生生世世為你排憂解難。

”你用不著......”

”同是玉族人,為了玉族你可以犧牲,晨飛大哥身為哥哥,又怎能不幫你呢,從今以後,我便隻是你的哥哥,你有什麼困難隨時可以找我。

疼......

好疼......

為什麼她的腦袋那麼疼,心口也那麼疼。

為什麼她感覺晨飛大哥的心在滴血,為什麼他那麼難過。

”阿暖,有些事情影子可以完成,你用不著事事親力親為,會把自己的身體折騰壞的。

”玉族千千萬萬的族民還在等著我解開血咒,我冇有多少時間可以等了。

先任有一個影子背叛,這一任又有一個影子背叛,影子太多也不是好事,從今以後取消影子,玉族再也冇有影子了。

”冰川之地那麼危險,我不許你一個人去。

”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

”那裡有七階魔獸。

”彆說七階,就算有人階,地階,天階,我也照闖不誤。

”尋找龍珠從來都不是你一個人的使命,你為什麼要如此難為自己。

”因為......我是玉族的族長......我彆無選擇。

顧初暖冷汗淋漓。

明明是原主的記憶,可卻彷彿像是她經曆過的一樣。

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原主的執著與無奈。

也能感覺到易晨飛的心疼與不捨。

花綺羅等人使勁搖晃著顧初暖,想將她搖醒。

”暖姐姐,你醒醒,易晨飛已經死了,你彆再胡思亂想了。

”不好,阿暖的封印之力越來越淺了,她的封印快破印而出了。

魔主豁然抬頭。

”封印之力破開了會怎麼樣?”

”還能怎麼樣,跟你今天看到的一模一樣,每個月血咒發作,全身骨頭寸寸破裂,要整整二十多天才能長回來,長回來不久,又要一寸一寸的破碎,直至活活疼死。

”什麼......那你們快想想辦法救她呀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