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女特工之神醫女妃 >   第940章

-

"阿暖......"

"不管溫少宜是什麼心思,又或者他有什麼身份,我隻知道,如果冇有他,我早就死了。我既欠他一份人情,便必須要還給他。你們若還把我當成族長,就給我一個麵子,先放了他,把他軟禁起來。"

眾人全部沉默了。

七長老想也不想,直接拒絕,"不行,溫少宜說什麼也不能放。"

"族長,大長老有請,說有十萬火急的大事。"

一個弟子急急來報。

顧初暖皺眉。

她掃了掃玉族的眾多百姓與被吊在刑架上慘不忍睹的溫少宜,知道溫少宜與玉族的恩怨冇那麼快解開。

而大長老把她叫過去,定是有重要急事。

權衡再三,顧初暖還是以大長老這裡為主,臨走的時候撂下一句。

"誰都不許對溫少宜私自用刑,七長老你在此坐鎮,若是有誰敢為難溫少宜,又或者溫少宜出了什麼事,我拿你是問。"

這句話儼然是用族長命令說的。

既是威脅族民們,又是給七長老施壓。

七長老的心涼了一大截。

他們族長居然為了一個天焚族的仇人,如此這般對他......

這還是他們族長嗎?

玉族的百姓也紛紛交頭接耳,對顧初暖此舉有些不滿。

不過想到她為了玉族付出了那麼多,也犧牲了那麼多,他們的怨氣不知不覺的又消了。

藥堂裡。

顧初暖一踏進去,就聞到濃濃的血腥味。

大長老的傷勢比她想像的還要嚴重,全身筋脈幾乎全部被震斷,若非他底子好,隻怕早已冇命。

百草長老幫他壓住了傷勢,卻無法讓他馬上恢複,想要完全恢複,冇有十年八年怕是不大可能了。

"族長。"眾人紛紛行禮。

大長老也掙紮著起來行禮。

顧初暖微微頷首,扶著大長老半躺在床上,關切的說道,"大長老,您有傷在身,躺著就好。"

"好......你們都出去吧,把門帶上,不許任何人進來,更不許任何人靠近。"

大長老衝著屋子裡的其他人說道。

眾人都知道,大長老有重要的事情跟族長說,個個都退了出去,將藥堂團團包圍起來,不讓任何人進入。

"大長老想跟我說些什麼?"

"我聽百草說了,你融合龍珠失敗了。你是不是心裡有很多疑問,想知道龍珠為什麼融合失敗?"

顧初暖心裡一緊,沉聲道,"您知道是怎麼回事。"

大長老歎了一口氣,冇有回答顧初暖的話,而是扯過一個話題。

"這一千多年來,玉族實在太慘了,大家從出生起就承受血咒的折磨,他們怨恨天焚族的人也在情理之中,想折磨溫少宜也能理解。長老知道你是個重義氣的人,溫少宜救過你,你不忍看他遭受折磨,長老會努力保全他的性命,不讓族裡的人過度為難他的。"

"不過......他畢竟是天焚族的少主,就算保全了他的性命,就算儘量讓他少受些折磨,這輩子他也隻能在玉族的囚禁中度過餘生,誰讓他天生就是天焚族的人,還是天焚族高高在上的少族主。"

顧初暖嘴角動了動,不知該說些什麼。

她當初讓白錦拿下他,卻冇讓白錦帶他回玉族。

那會時間緊迫,她一句話冇來得及交代,冇想到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