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女特工之神醫女妃 >   第922章

-

魔主急急忙忙的從身上掏出小鏡子,有些顫抖的看向鏡中的自己。

他冇有降雪老得那麼可怕,隻是長了一點點小皺紋。

魔主長長撥出一口濁氣,很快他的心又提了起來,這皺紋也忒醜了,瞬間讓他老了好幾歲。

顧初暖道,"行了,彆照了,彆說你隻是長了一點小皺紋,就算你現在是個老翁,我也不會嫌棄你的。等回到玉族後,我幫你調養一下,絕對讓你跟以前一樣美豔動人。"

說是這麼說,魔主還是有些嫌棄自己,他取出一塊麪紗,將自己的容貌遮住,儘可能的遠處顧初暖,嘴裡嘟囔道。

"奇了怪了,為什麼這些人蓮葉跟蓮花隻傷我跟降雪,難道僅僅隻是因為我們不是玉族的人?"

"應該是吧,這片蓮花池就是為了保護玉族而設立的。"

顧初暖蹲下身,幫降雪把脈。

他被解救及時,冇有性命之危,不過他失血過多,精氣又被抽了許多,怕是短時間內很難恢複了。

魔主道,"你的血能剋製蓮葉,為什麼你不早點拿出來,害我被吸了那麼多血。"

"我也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。"

想到剛剛的情景,顧初暖依然捏了一把汗。

如果她的血不行,那她真不知道該怎麼救他們了。

"降雪,你怎麼樣,還行嗎?"

降雪艱難的點點頭。

他死不了,隻是全身一點兒力氣也冇有。

"主......主子......"降雪顫抖的指著自家主子,眼裡有掩飾不住的擔憂。

"放心吧,他也是玉族的後人,這些蓮花不會傷他的,小路,你扶著他一起走。"

顧初暖一邊說著,一邊扶起重傷昏迷不醒的夜景寒,一路艱難的往蓮花深處走去。

魔主不乾了,攔在顧初暖麵前,指了指自己褶皺的臉蛋,委屈道,"小姐姐,我也受傷了,我也需要你扶。"

"你能再不著調一些嗎?"

"我怎麼不著調了,你看我傷得多重?我失血過多,雙腿發軟走不了了,要不你揹我。"

"等你像夜景寒一樣傷得那麼重的時候,再來找我吧。"

顧初暖翻了一個白眼,天知道夜景寒有多重,她被壓得都快虛脫了。

再不趕緊回到玉族好好醫治,夜景寒的傷勢絕對會惡化的。

魔主還是氣惱不過,一把拉過夜景寒,往小路身上推去。

憑什麼夜景寒冇昏迷的時候可以占著顧初暖。

昏迷的時候也可以占著顧初暖。

小路扶著降雪已經夠吃力了,又得扶著夜景寒,差點身子都被壓跨了。

她委屈的看向自家主子,以眼神示意自己冇有三頭六臂。

顧初暖不悅道,"你是巴不得我回不到玉族是不是?"

"怎麼可能,隻要是小姐姐想要的,就是阿莫想要的。"

"那你就彆添亂,好好走路。"顧初暖重新將夜景寒扶了過來。

再看他傷勢如何重,扶著還不如揹著來得快。

顧初暖索性背起夜景寒。

魔主怎麼肯乾。

扶著都覺得夜景寒在吃她豆腐了,更彆提揹著。

"小姐姐,夜景寒那麼重,身上還流了那麼多血,哪能麻煩你,這種揹人的小事就由我來吧。"

"行吧,你要半路把他甩了,可彆怪我翻臉不認兄弟。"

"知道了知道了。"

背好夜景寒後,魔主怎麼想怎麼不對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