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女特工之神醫女妃 >   第87章

-

顧初暖有些詫異。

顧初蘭罵她,關易晨飛什麼事,他這麼激動做什麼?

抬頭看向易晨飛,卻見素來溫潤謙和的易晨飛陰沉著一張臉,彷彿從修羅地獄爬出來的惡鬼一般陰森恐怖,他從牙縫裡迸出一句,"再敢詛咒她一句,我要了你的命。"

他的聲音如同萬年寒冰,冷得不帶一絲溫度,連帶著周身也繚繞著森冷的氣息。

若非親眼所見,幾乎不敢相信是同一個人。

在場的眾人都愣住了。

這男人是誰,身上的氣息怎麼那麼強大?

五姨娘也愣住了,正想開口,下巴直接被易晨飛給卸了,疼得她直掉眼淚,卻是半句也說不出來,隻能任由下人拖走。

短短一瞬間,易晨飛身上森冷的殺氣消失殆儘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儒雅溫潤,謙謙如玉。

肖雨軒吞了吞口水,豎起大拇指,"是個狠人。"

易晨飛和煦一笑,隨口扯過一句,"她們太刮噪了。"

顧初暖的心莫名的暖和起來。

易晨飛剛剛做的一切都是下意識的。

根本冇有經過任何思考。

如果她冇有猜錯,原身跟他關係應該很好。

所以......

她占據這具身體後,纔會莫名覺得易晨飛很是親切。

卻見易晨飛一步步走到顧丞相麵前,與他對視而立,眸中染著點點笑意,說出來的話卻讓人毛骨悚然,"顧丞相,五十萬兩買一個相位,你說劃算嗎?"

有人幫自己討錢,顧初暖樂得輕鬆。

顧丞相則是麵色大變。

易晨飛這話是什麼意思?

如果不給五十萬兩銀子,就鬨到皇上麵前去嗎?

易晨飛地位尊貴,又是趙國的使臣之一,皇上不可能不給麵子的。

加上鬥文大會上小賭怡情,本來就是默許的,何況還有皇家書院做見證人,如果鬨開,隻怕他的丞相之位真的有可能保不住。

思及利弊,顧丞相扯出一抹牽強的笑容,"易公子說笑了,初暖也是我的女兒,這五十萬兩銀子無論給了誰都是我們顧家的財產,何況,不過區區五十萬兩銀子。"

顧初暖擺擺手,"nonono,我跟你不是一家人,咱們早已斷絕父女關係了,你少在這裡攀親帶故。"

"你......"

顧初暖毫不留情的打斷他的話,"要錢還是要官位,你選一個,本小姐冇那麼多時間陪你耗。"

一句話,讓顧丞相顏麵儘失。

偏偏這裡一個是肖老將軍的幼子。

一個是趙國的使者,還是名聞天下的詩仙,儒家的大人物。

無論哪一個,他都輕易得罪不起。

顧丞相再不甘心,也隻能咬牙,把五十萬兩銀子拱手送給顧初暖。

在給顧初暖的那一刹那,他的心都在滴血。

他心裡恨得咬牙切齒,麵上卻不得不掛著笑容,"暖兒,爹知道以前虧待了你,才讓你心灰意冷,離家出走,爹以後一定會好好疼你,你就搬回家裡住吧。"

"收起你那虛偽的嘴角,我看著噁心。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