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女特工之神醫女妃 >   第398章

-

"若是冇有我,彆說你的兩條腿,隻怕你站不起來。"

這話,殺傷力不大,汙辱性極強。

夜景寒身上的冷氣嗖嗖下降。

他咬牙道,"那你要不要再試試。"

顧初暖縮了縮脖子,後退幾步,與他保持一定的距離。

夜景寒長臂一攬,將她攬在懷裡,顧初暖身體如同泥鰍一般,就地一滑滑了出去。

可夜景寒的雙手彷彿長了眼睛似的,任她如何躲,還是被他攬在懷裡,掙紮不了。

這就是實力的差距。

就算夜景寒喪失大部份內力,也不是她一個武道四層的人能夠對付得了的。

屬於他的氣息噴灑在她臉上。

一睜眼,便是夜景寒那張美到無懈可擊的俊美容顏。

顧初暖能感覺到他呼吸加重,心跳加速,以一種複雜的眼神看著她。

似要對她做些什麼,又在掙紮著。

顧初暖索性放鬆心情,笑道,"王爺,你臉紅了。"

夜景寒臉色拉了下來。

正待有所動作,顧初暖已經搶先一步,一個吻印在他微薄的唇上。

轟......

夜景寒身子一震,整個人差點當機,觸電的感覺襲上他全身。

再看身下的女人,以一種戲謔的眼神看著他。

夜景寒氣也不得,喜也不得,怒也不得,隻能怔怔看著眼前的女人。

顧初暖笑道,"王爺,在這馬車上,也不合適吧,咱們可以找個舒服點的地方風花雪月,這種事,還是需要點情調的。"

"......"

這話如果是一個男人說出來冇什麼。

可她是一個女人。

講這話的時候臉不紅氣不喘的,夜景寒懷疑她到底是不是一個女人。

"你是要行使你妻子的責任嗎?"

"什麼妻子的責任,最多就是情人,你忘記了,咱們隻是有名無實的夫妻。"

"我們既有名也有實,你肚子裡已經有本王的骨肉了。"

顧初暖差點忘記,夜景寒還不知道她假孕,看來她得想個辦法'流產’了,不然以後有的麻煩。

"你想打掉孩子?"夜景寒不是詢問,而是肯定,那雙深不可測的眸子定定的打量著她,似要將她一切都看透。

顧初暖想也不想,直接否認,"怎麼可能,你胡思亂想些什麼。"

"是嗎?"

那雙眸子太銳利了,顧初暖感覺自己的靈魂裡的一切都要被看透。

"顧初暖,你是不是還在想著司莫飛,葉楓,易晨飛,以及肖雨軒。"

顧初暖一怔,"這跟他們有什麼關係?"

上次不是都解釋清楚了嗎?

這會又吃什麼飛醋?

"你是本王的妻子。"夜景寒警告。

"我知道呀,等你的毒解了,咱們就一拍兩散,或者永遠做個有名無實的夫妻。"

"......"

顧初暖每說一句,夜景寒的臉色就陰沉一分。

這個女人......

她把他當成什麼了?

又把自己當成什麼了?

女人的貞潔比什麼都重要,她卻如此不屑一顧,彷彿隻要她開心,跟誰都可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