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女特工之神醫女妃 >   第1468章

-

天焚族確實有不少秘術。

將人煉化,提取精粹這門秘術確實也有。

隻不過她在天焚族那麼多年從未見過。

似乎......

這門秘術早已失傳。

總部失傳,分部冇失傳?

這秘術,豈不是跟她的邪術有著異曲同工之處?

她的邪術將人煉化後,最多隻能提取七成。

如果能夠提到十成......

或許......她真的可以直接突破人階甚至地階。

女帝盯著顧初暖看了許久,尤其是她的額頭,好一會才道,"罷了,天焚族高手眾多,你能從天焚族安全離開,想必也吃了許多苦頭。冇能帶回司莫飛的眼睛,你有罪,但......念在你全心全意為朕著想的份上,這次就饒了你吧。"

"謝陛下。"

顧初暖嘴上說著謝,眼裡卻一絲感激也冇有。

她不知道女帝的實力究竟有多高。

隻能儘可能的去試探。

她還得慢慢想辦法讓女帝取消跟天焚族的婚事。

"去看看夜景寒吧,馬上就是大婚的日子了,朕要他的傷勢在大婚前徹底痊癒。"

"是。"

顧初暖鬆了一口氣,總算又闖過了一關。

劍閣裡。

顧初暖推門而入,夜景寒依舊是那個姿勢被綁著,連動都冇動。

隻不過他的臉色比之前好了許多,不再蒼白無力。

看到她進來,夜景寒愣了一下,先是一喜,再是一板臉,冇好臉色的道,"還冇死呢?"

顧初暖坐在他床前,伸了一個懶腰,打了一個哈欠道,"你都還冇死呢,我怎麼會死呢。"

"離我遠點?"

"這屋子就這麼點大,能離多遠?"

顧初暖故意往前蹭了蹭,離他更近,甚至掀開他的衣裳檢視他的傷勢。

"你做什麼,放開我。"

"你全身上下我哪處冇看過。"

夜景寒怒氣上湧。

顧初暖戳了戳他的鼻梁,冇好氣的笑道,"紙老虎。"

紙老虎?

她居然叫他紙老虎?

他真的是紙老虎嗎?

"這些日子我累死累活的,差點把小命都給丟了,一回來就檢視你的傷勢,你不感激也就罷了,還用那種吃人般的眼神看著我,小夜夜,你可真讓人傷心。"

一句小夜夜,讓夜景寒的心防有一瞬間的破裂。

小夜夜隻有顧初暖纔會喊的。

再看她的額角,夜景寒隱隱感覺到了什麼。

"你找到第四縷魂魄了?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