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女特工之神醫女妃 >   第1394章

-

而且全憑自己的喜好。

稍有不如她心意,她便將人殘忍殺害。

他們多少兄弟都慘死在這個瘋女人手裡。

偏偏她武功高強,縱然主子巔峰時也不一定是她的對手。

惹怒她,隻有死路一條。

清風嘴角一動,正想說些什麼,降雪示意他閉嘴。

這些日子以來,要不是肖公子周旋,他們早就死了,如何能活到現在。

隻能看肖雨軒能不能把她忽悠過去了。

"你想要證據?還是想要拖延時間?"

花影揚起一抹殘忍的笑容,她聲音低沉,叫人猜不透她究竟在想什麼。

"你覺得我想乾嘛,那我便想乾嘛咯。"

"我吃了你。"

肖雨軒臉色平靜,閉上眼睛,等著她吸乾他的鮮血。

花影心中憤怒一層層的上升。

這個男人......

分明不相信她的話。

她今天晚上本來想把他們三人的鮮血都吸了,再把浮光掠影等人吃了。

現在......

她改變主意了。

"你越想求死,我越不讓你如意。你不是恨掠影屠了你滿門嗎?那我......偏偏要讓你們兩人同時侍寢,哈哈哈......"

肖雨軒殺氣一閃而過。

隻不過很快他便掩飾住了。

他恨。

可他必須忍住。

若是壓不住恨意,今晚他必橫屍在這裡。

"我不僅要讓你們同時侍寢,我還要光明正大的納你為貴君,一個半月後舉行大婚典禮。"

"你知道一個半月後還有誰跟你一起嫁給我嗎?是溫少宜跟夜景寒,哈哈哈......你最恨的溫少宜,屠你肖家滿門的天焚族族長。"

"想想那畫麵,嘖嘖嘖,美啊。"

清風再也忍不住,他怒罵,"瘋子,你這個瘋子。你敢動我家主子一根頭髮試試。"

"夜景寒......他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該死了,他能活到現在,那是他命大。"

"既然他是該死之人,等他把鮮血骨髓精氣都給了我以後,他就下地獄去吧。"

花影忽然陰森森的看向清風與降雪,露出詭異的笑容。

"肖雨軒我留著還有用,你們留著又是為了什麼?要不然,今晚我先享用你們吧。"

降雪道,"殺了我們,誰來欣賞你們大婚的畫麵。"

花影殺意一頓。

"你說得冇錯,一個多月後的大婚一定很感人,要是你們都死了,誰來跟我一起分享喜悅呢?"

降雪以為,她不再動殺心。

冇想到她殺氣卻更重了,"所以,我打算把你們的四肢都給砍了,再把你們耳朵,鼻子割了,嘴巴縫起來,隻露出一雙眼睛......哦......我還要把你們裝在罈子裡看著我們洞房花燭。"

"瘋子......變,態......"

不遠處的百寧聽到這裡。

雖然不大明白他們在說些什麼,可她知道,這個女人隻是冒牌的女帝。

她想離開,尋找時期將真相揭開。

昏暗的密道裡,她踩到了一顆石子,發出極其細微的聲音。

百寧心裡咯噔了一下,抬頭卻見花影那張猙獰難看的臉就在她麵前,且是臉貼著臉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