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女特工之神醫女妃 >   第1044章

-

"咻咻咻......"

遠處又來數十個黑衣殺手,這些殺手一個個手持鐵鏈,始一出來就將鐵鏈甩過去,意圖用鐵鏈困住肖雨軒。

顧初暖正想出手相助。

肖雨軒槍尖一挑,將他們罩來的鐵鏈橫空挑了起來,又一個旋轉間,數十個黑衣殺手居然全部被震飛。

血雨腥風裡,肖雨軒以一把銀槍穿梭萬敵中而不落下風,手起槍落,每一槍下去都讓黑衣人倒地身亡。

鮮紅的血順著他的槍尖滴噠流淌,譜寫一曲淒涼的畫麵。

在他的殺性狂發下,這些人無疑就像被切割的麥子,根本毫無還手之力。

"噗......"

掠影的雙劍抵擋不住重逾萬斤的銀槍,單腿跪了下去。

不斷加迫的銀槍,壓得掠影腳下的地麵都破裂出縫了。

他的肩膀也被銀槍所傷,鮮紅的血洶湧澎湃的滾出來。

肖雨軒早已殺紅了眼,墨發狂舞,眼裡泛著嗜血的寒光。

顧初暖毫不懷疑,隻要肖雨軒再一個用力,掠影必死無疑。

本來掠影的武功也不會比肖雨軒差多少,糟糕就糟糕在他舊傷未愈,根本不是他的對手。

眼看掠影即將被肖雨軒所殺,顧初暖軟劍橫掃而出,蘊含她的內力,震開肖雨軒的銀槍,將他最後一招殺招攔住。

隨即火紅的身子一閃,擋在掠影麵前。

"嘩啦啦......"

大雨傾盆,如同斷線的珍珠一般不斷滾落。唯獨冇有模糊他們敞亮的心。

閃電劃過,照亮顧初暖那雙擔憂的眼。

也照亮肖雨軒悲憤無助且哀慟的眼神。

顧初暖顫聲道,"小軒軒......"

她想安撫他,想替他擦去臉上的血漬。

可她不敢上前,也不敢去碰他。

此時的肖雨軒就像一個瀕臨崩潰的瓷娃娃,一碰就碎。

看到是顧初暖,肖雨軒的殺意減了幾分,然而臉上依舊是憤恨與哀慟。

他冷冷道,"你讓開。"

顧初暖掃了一眼倒在地上,傷痕累累,奄奄一息,再無一戰能力的掠影。

儘量將聲音放柔和點,"小軒軒,這其中怕是有誤會,你先把銀槍放下,我先給你療傷。"

肖雨軒身子一顫,瞳孔猛地瞪大。

幾乎是失望而不敢置信的看向顧初暖。

"我親眼看到他帶人殺了我全家,殺了我大哥,二哥,殺了婉兒姐姐跟姐夫,還有我肖家三百一十八條無辜的性命,你現在告訴我,這是誤會......顧初暖,你的眼睛長哪兒去了?你冇看到我將軍府滿地都是屍體嗎?"

顧初暖被質問得無力反駁。

她的畫麵湧現出血池裡的畫麵。

那是個雨夜,電閃雷鳴間,她跟肖雨軒決裂,一刀兩斷,從此是敵非友......

難道......

這個畫麵也要真實發生了嗎?

顧初暖臉色瞬間慘白無色。

血池的畫麵已經一一應驗了。

她最擔心的也是跟肖雨軒決裂,從此走向陌路,所以纔在死前迅速來到將軍府,想跟肖雨軒解釋肖老將軍的死因。

冇想到......

看到顧初暖不語,肖雨軒長槍一橫,並不打算放過掠影。

他的眼角晶瑩,早已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了。

"如果你還當我是朋友,馬上給我讓開,今晚上的事與你無關。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