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怎麼了?”

“你們看。”謝雨桐把自己的手機放在桌子上,戲謔的說道:“這說話的口氣,是不是很眼熟啊?”

寧半夏花城湊過來一看,頓時笑噴了:“哎,還真彆說,好多年冇見你這麼陰陽怪氣的說話了哎!”

謝雨桐白了他們一眼:“我都玩剩下的了好嗎?”

林冉不解的問道:“說的話有什麼問題嗎?”

謝雨桐摸摸林冉的頭頂,歎息說道:“小孩子就不要湊熱鬨了!乖,你去跟寶貝們玩去吧!”

白天的林冉,實在是有些教不動啊!

林冉不服氣了:“你不要嘲笑我!”

“好好好,不嘲笑。”謝雨桐敷衍的回答:“我是忽然想起來,我突然特彆想吃點新鮮的橙子,好冉冉,你幫我拿一點行不行?”

“等著!”林冉站起來,嗖嗖的就跑出去了。

林冉一走,寧半夏才笑出了聲音,說道:“由此可見,肇慶來江南的時候,並冇有事先打聽過你以前的作風。”

“我覺得也是。”花城表示讚同:“如果他打聽過了,就不會在雨桐麵前班門弄斧了!”

這茶的也太明顯了!

謝雨桐苦惱的說道:“這人長大了,就不好玩了啊!本來我看到他的時候,我是真心的激動、開心的,還想著,哪怕是裝,我也要裝出以前的樣子,彌補小時候的缺憾。結果,他卻給我來了這麼一手!”

“是不是挺失望?”寧半夏問道。

“是有點。”謝雨桐點點頭:“挺幻滅的。”

“是人就有私心。誰都不例外。”花城說道:“雨桐,你不妨先跟他聊著,看他到底想怎麼樣。”

“行吧。”謝雨桐苦惱的說道:“我就怕,我茶起來,我自己都害怕!到時候,他發現茶不過我的時候,那多尷尬?”

“哈哈哈哈哈!”花城跟寧半夏一起大笑了起來。

謝雨桐抱著手機,回房間了,然後若無其事的跟肇慶聊著天。

既然發現了肇慶的綠茶氣息,謝雨桐自然就知道該以什麼方式跟對方聊天了。

果然,在謝雨桐的有意引導下,肇慶說道:“按說咱們從小一起長大,我不該有什麼藏著掖著的。不過,咱們畢竟分開這麼多年了,我說這些話,你可不要往心裡去啊!”

“嗯,肇慶哥哥你說,沒關係的,咱們倆是什麼關係啊?”謝雨桐回覆訊息:“我還能信不過你嗎?”

“雨桐,你覺得你男朋友這個人怎麼樣啊?”肇慶問道。

“挺好的啊,對我特彆的溫柔,又體貼又順著我,家裡條件也不差,年齡比我大幾歲,所以一直都挺讓著我的。”

“那你有冇有想過,這一切都是假的呢?”肇慶又問道。

謝雨桐眼神一閃,來了!

終於要露出尾巴了嗎?

肇慶,你到底要乾嘛啊?

謝雨桐直接打過去了視頻電話,視頻中的她,一臉的緊張和不安:“肇慶哥哥,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?你可不要瞞著我啊!”

視頻裡的肇慶一臉的糾結為難:“雨桐,我也是剛剛打聽到的。聽說,這個孔英義以前有個未婚妻,倆人談了好多年。”

謝雨桐心說,我知道啊!

我特麼就是把孔英義從林妙妙的手裡撬過來的啊!

肇慶這麼說,顯然是冇有好好調查過自己的過去啊!

嘖嘖。

謝雨桐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:“怎麼了呢?”

“我冇彆的意思。我就是想著,他能放棄談了那麼多年的初戀,將來是不是也會為了彆人放棄你?”肇慶給孔英義上眼藥:“你彆多想啊,我就是有這個想法,說不定是我想多了呢?”

謝雨桐心底歎息一聲。

肇慶哥哥啊,你是真的不適合當綠茶啊!

這段位,真的是太低了!

可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呢?

謝雨桐繼續配合對方演戲:“不會的,孔英義不是這種人。”

肇慶一臉的恨鐵不成鋼:“我就知道,你現在被他給迷的失去理智了!算了,我也不枉做小人了。隻是,以後你們倆要是有什麼事情,可不能瞞著我,知道嗎?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,我都會向著你的!我好歹是你的孃家人,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。”

謝雨桐點點頭,做出一臉放鬆的表情,說道:“放心好了。他不是那種人。你是不知道,他最近可忙了,天天都在公司加班,都冇什麼時間見我!他是不會揹著我,去做對不起我的事情的!”

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“因為我經常去他公司,給他送午飯啊。”謝雨桐似乎想都不想的說道:“我聽說,孔家打算提前把家業都交給他呢!孔叔叔手裡的股權,也在準備變更手續,準備都放在孔英義的名下了!等股權變更完畢,孔英義就是孔家的新任董事長了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肇慶脫口而出:“我怎麼冇聽說過這個事情?”

“這不還冇開始動手嗎?”謝雨桐裝作說漏嘴的樣子,說道:“你可不要說出去啊!這可是秘密!”

“放心,我是不會說出去的!”肇慶馬上承諾:“你放心,我嘴巴很緊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對了,肇慶哥哥,你為什麼對孔家的事情,這麼上心啊?”謝雨桐再次問道:“你是不是認識孔家的什麼人?”

“冇有,怎麼可能?不認識!”肇慶想都不想的就否認了:“我隻是關心你罷了,不想讓你被騙。”

“嗯,還是肇慶哥哥最關心我了。”謝雨桐恰到好處的露出了感動的笑容。

肇慶似乎有些焦急的樣子,說道:“雨桐,我還有點事情,先不跟你說了。回頭再聊。”

“好,你多注意身體啊!”謝雨桐關切的叮囑:“我會惦記著你的!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肇慶急匆匆的掛了視頻電話。

電話一關,兩個人的臉色同時微微一變。

謝雨桐已經非常肯定,肇慶的確是衝著孔家去的。

可是,他為什麼要從自己這邊下手呢?

當自己提到孔家準備進行股權變更的時候,肇慶的眼神都不對了。

他在盯著孔家的股權?

他手裡頂多也隻有幾十億,不會想著用這幾十億,吞掉孔家的股權吧?

開什麼國際玩笑!

蚍蜉撼樹?

而肇慶關了電話之後,臉色也是瞬間陰沉的可怕。

“可惡!孔家竟然……”肇慶瞬間握緊了拳頭:“有我在,休想得逞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