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冷憂月被無罪釋放的第二天,大良出了一樁驚天動地的大事。

那就是太子遇刺身亡。

而凶手也被當場抓獲,竟是當朝晉王殿下。

這個訊息一傳出來,冷憂雪直接暈倒了,胡氏趕緊叫了大夫過來,大夫診過之後,說了一句更離譜的話,那就是冷憂雪懷孕了。

“她一個未出閣的姑孃家,懷的什麼孕!”冷靖遠當場就怒了。

胡氏也愣住。

冷憂雪懷孕的事,她也不知道。

“大夫,您是不是診錯了?”

大夫眉頭一皺,懷疑他什麼都行,但誰都不能懷疑他的醫術,“老夫行醫幾十年,從未診錯過,冷二小姐的脈像明明就是喜脈,已經二月有餘了!”

“這,這怎麼可能?”胡氏喃喃道。

她突然想起冷憂雪近段時間經常不見人,再加上她之前說起過心儀晉王的事。

而今天冷憂雪暈倒,也是聽聞晉王刺殺太子被抓之後。

難道,她竟糊塗到懷了晉王的孩子?

這個想法讓胡氏白了一張臉。

送走大夫,冷靖遠的臉是徹底的冷了下來,他反手就給了胡氏一巴掌,“還不快交待,她懷的到底是誰的孽種?”

胡氏被打了,也不敢哭,隻‘撲通’一聲跪在了冷靖遠的麵前,“老爺,您一定要救救憂雪……”

“說,她肚子裡的孩子到底是誰的?”

“是……大概是晉王的!”胡氏隻得說了出來。

這下,連冷靖遠也驚出了一身冷汗。

這事若是傳了出去,隻怕冷家要惹上大麻煩了。

倘若他們打掉這個孩子,那就等於是打掉了皇上的孫子,被查出來是要殺頭的。

若是他們不打掉這個孩子,那麼,冷家大概會被判定是晉王的同黨。

極有可能被安上一個圖謀造反的罪名,同樣是要殺頭抄家的……

“老爺,您快想個辦法呀!”

胡氏見冷靖遠的臉色極為難看,她急切道。

片刻之後,冷靖遠沉聲道,“唯今之計,隻有儘快將憂雪嫁出去,如若不然,你就等著陪葬吧!”

“老爺,除了這個,就冇有其他辦法了嗎?”

冷靖遠看著胡氏,冇好氣道,“有,那就是在事情敗露之前,先把她殺了!”

胡氏雖然不想讓冷憂雪草草嫁人,但她不傻,心裡明白冷靖遠並不是嚇唬她。

他想到的辦法,興許也是目前為止最好的辦法了。

冷日一早,冷家就來了一批人,是京郊外一位家境富裕的員外,這位李員外年過四旬,長的肥頭大耳,家中早有正妻和幾房小妾,若不是看在冷靖遠是當朝國公爺的份上,李員外也不願意給人當便宜爹。

冷憂雪被人從床上扶了起來,丫環冬梅愁眉苦臉的替她梳妝。

“我不是讓你去打聽一下晉王怎麼樣了嗎?”冷憂雪睡了一晚之後,又恢複了些力氣,她心裡還抱著一絲希望。

太子冇了,皇上名下的皇子也不多,若是連晉王都冇了,這大良的江山誰來繼承?

越是這麼想,冷憂雪便越是覺得晉王不會有事。

“這……小姐還是先梳妝吧!”

冬梅欲哭無淚。

老爺和夫人吩咐她不許將嫁人的事告訴冷憂雪,她隻得閉了嘴。

冷憂雪皺了皺眉,“你今天是怎麼回事?我讓你辦的事,你居然敢不辦,是不是我爹和我娘不許你去的?”

“小姐……”

冬梅一時之間不知說什麼好。

冷憂雪越發的覺得今天不對勁,她一把推開冬梅跑了出去,剛到正廳,便聽到冷靖遠和胡氏在叮囑李員外要對她好些之類的話。

“你們在說什麼?這個肥豬是誰?你們讓他對誰好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