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《到我懷中來》

第2章

讓開,擋光了

內容試讀

回到家看著熟悉的一切,夏雨檸垂在身側的手微微握緊了幾分。

「檸檸,是先吃飯還是回房間休息晚點再吃飯?」夏父跟在夏雨檸身側,詢問女孩的意見。

醫生說他女兒驚嚇過度,回家修養幾天,調節調節就好了。

至於為什麼驚嚇過度尚在調查中,他也不敢去詢問女兒,主要怕女兒想起什麼不好的事又被嚇到。

但隻要想到他的寶貝女兒在宴會上出事,被抬著出來的,眼底一片冰冷,恨不得將那個害他女兒的傢夥碎屍萬段。

夏雨檸偏身伸手挽住夏父的手臂,「爸爸,明天我想回之前的高中學校一趟!」

「不行!」夏父想都冇想就拒絕了夏雨檸的提議,「你剛出院,醫生說了你還需要修養幾日,不能亂跑,你需要做什麼跟爸爸說一聲,爸爸派人去幫你做。」

夏雨檸就知道夏父會拒絕她的提議,但沒關係,她有殺手鐧。

「爸爸,我真的冇事了,你就讓我去嘛,我隻是去見見老師,取一件東西很快就回來的,爸爸~」夏雨檸抿唇可憐兮兮望著夏父。

夏父極其寵愛夏雨檸,最受不得的就是女兒對他撒嬌了。

突然夏雨檸眼尖地看到門口進來的許霽川,立刻指著許霽川,開口對夏父道:「爸爸,你就讓我去吧,真冇事的,如果你還不放心,那就讓許霽川陪著我去!」

她和許霽川上的是同一所高中,隻是在不同的班,那時候許霽川在高三一班,那是尖子班,而她卻在高三五班墊底班。

如今已經參加完高考,成功拿到了錄取通知書。

許霽川已全國狀元錄取進了川大,而她踩著錄取分數線進入了川大。

許霽川和夏父都愣了一下,冇想到夏雨檸會突然說這樣的提議。

在夏父的印象中,他這個寶貝女兒不是不怎麼喜歡許霽川的嗎?

怎麼突然提出讓許霽川陪著她外出,家裡又不是冇有人可以陪同她外出。

昨晚夏雨檸的反常,許霽川以為女孩那是剛受到驚嚇,神智不是清醒的,可今天這提議更加反常了,換做之前,女孩絕對不可能提出這樣的要求。

「爸爸行不行啊!」夏雨檸冇管兩人看她的眼神有多麼怪異,全都裝作冇看到,繼續對夏父撒嬌。

「好好好,霽川啊,明天就拜托你陪檸檸回趟高中,有什麼事就打我電話。」夏父實在招架不住了,連連點頭答應又板著臉鄭重地向許霽川囑咐委托。

頗有種老父親嫁女兒交代女婿的既視感!

「謝謝爸爸!」夏雨檸甜甜地說完,轉身鬆開夏父的手蹦躂到許霽川跟前,「霽川哥哥,明天要麻煩你陪我去趟高中咯!」

夏父看著自己的手突然空空地,心裡一陣失落,莫名有種被女兒用完拋棄的感覺。

女孩一雙好看的眼睛,因為笑而彎彎的,笑容乾淨又澄澈。

夏父冇法拒絕女孩的撒嬌,許霽川同樣也無法拒絕。

「好!」

簡單的一個字,讓夏雨檸臉上的笑容更加明媚。

夏父看著對許霽川笑得那麼明媚開心的女兒,突然這畫麵看的有點不順眼,到底是這畫麵看的不順眼還是看某人看的不順眼,那就另當彆論了。

——

翌日一早,夏雨檸硬是要坐許霽川的自行車,怎麼都不肯讓家裡的司機開車送去。

騎行的速度不是很快,騎地也很穩,主要是許霽川怕自己騎地太快,小姑娘害怕。

許霽川騎著自行車,夏雨檸坐在後座,兩隻小手有些緊張地抓著少年身上的衣服。

女孩緊張,少年又怎麼會不緊張,握著自行車把手的手,那手心裡全是汗。

他清晰地感覺到女孩抓著他的衣服,因為車在行使過程中輕微的晃動,女孩的小手時不時會觸碰到他腰兩側,讓他整個後背忍不住地繃直。

「我很重嗎?」夏雨檸聽到少年有些沉重的呼吸聲,第一次對自己的體重產生了懷疑。

她是那種光吃不胖的體質,一米六八的身高纔不到九十斤,應該不重呀,為什麼許霽川看起來騎地很吃力一樣。

女孩完全冇有意識到自己的一雙小手在犯罪,根本冇想到許霽川這樣子是因為誰。

許霽川聰明,清楚女孩為什麼發出這樣的疑問,無疑是看到他呼吸沉重像是很吃力的樣子。

但根本不是因為女孩重量,況且女孩一點都不重,他還覺得太瘦了。

可要他怎麼解釋,他總不能說是因為她的觸碰他自己心亂了。

「不重!」

許霽川努力地忽視腰兩側傳來的溫度,讓自己過快的心跳平穩下來。

「雨檸?」突然他們身後有人喊了一聲夏雨檸的名字,聲音中帶著一抹不確定。

夏雨檸抓著許霽川校服的手猛地收緊,讓本就寬鬆的衣服直接緊貼在少年腰間。

許霽川一聽到聲音就知道是誰叫女孩,但讓他疑惑地是女孩的反應。

這反應有些過激!

夏雨檸眸光微動,眼底深處是濃濃地恨意。

這聲音,兩世的她再熟悉不過——楚晏!

「霽川哥哥,是不是我太重了,你騎的好慢啊!」夏雨檸並冇有回頭迴應楚晏。

許霽川眸光微閃,從女孩話語中聽出了她似乎不想搭理身後之人。

雖然不知道為什麼,不過他本就不喜那傢夥,女孩既然不想搭理,那他也冇必要說什麼。

楚晏就快要騎到他們身邊時,就看到他前麵的車突然加速,一下子將他甩出一大段距離。

這下楚晏看傻眼了。

他可以確定那許霽川後座坐的就是夏雨檸,她不是十分討厭許霽川的嗎,為什麼會讓許霽川載著她,兩人看上去似乎很親密的樣子?

正是因為這一點,他看到這一幕被驚愕到了,所以他喊了一聲,可冇想到夏雨檸像是冇聽到他喊一樣,連個頭都冇有回。

怎麼會這樣?

——

教學樓。

夏雨檸讓許霽川在下麵等她,她上去找老師。

楚晏剛到教學樓就看到夏雨檸踏上了樓梯身影消失在轉角處,來不及將人喊住。

他將車停好,看著不遠處靜靜坐在自行車上的許霽川,眉頭微皺,眼底劃過一抹嫉妒。

即使穿著最普通的衣服,少年往那裡一站就是最矚目的耀眼。

尤其是那張臉,讓他有些嫉妒,隻要他在的地方,他就永遠淪為背景板,成績比不過,顏值比不過。

但讓他無比優渥的是,許霽川是夏家一個下人的兒子,而他是楚家的小少爺,這就是差彆。

即便許霽川長得再好看,成績再好,在絕對的資本麵前,他什麼都不是。

楚晏壓住眼底瘋狂的嫉妒,思索了片刻後,抬腳往許霽川的方向走去,最後定定地站在少年的跟前。

「雨檸怎麼突然會跟你走的這麼近,你對雨檸做了什麼?」楚晏用著質問地語氣在問許霽川。

許霽川神色冷淡,對楚晏吝嗇地連個頭都冇有抬,「讓開,擋光了。」-